在晉董狐筆

《明報》的靈魂人物安裕,被突然解僱,固然荒謬;但報社管理層提供的交代,以及其後的明報在專欄作家開的天窗外加的編按「窗框」,更是此地無銀,欲蓋彌彰,無力可笑。

黃某只有脖子硬,卻沒有尊子以點作畫的才氣,唯有長書千字文的煩氣。上星期開天窗後,今日願加入諸位賢達的行列,緊握筆桿子,以明報守護明報,在明報對抗明報。

至關重要的第四權

記者是個崇高神聖的專業。我們醫生照顧的,是個人的健康;但記者救治的,卻是一整個社會的生命。而傳媒生態就如一個社會的心跳速率,是重要的生命表徵。第四權的茁壯、多元和獨立,往往代表一個城市的健康。

可是現下香港,北風凜凜,來自內部和外部的傳媒審查和打壓無日無之。是以香港的新聞自由每况愈下。無國界記者公布本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香港在全球國家及地區之中排第69,依然處於低位。無國界記者認為中國資本入侵港媒趨勢令人極端憂慮。而根據最近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日前發布的結果,反映港人對新聞自由的滿意程度續年下跌,而當中巿民的滿意淨值更下跌至13%,創1997年9月調查開始以來的新低。香港社會近年的健康優劣,不言而喻。

當權者無視社會的基本價值,一味揣摩上意,追求表面的和諧,固然絕非香港之福。而事實上,對於專權政府來說,整頓社會,必先整頓中產;整頓中產階層,會從不同的專業進行統戰。整頓專業界別,自然會向那些「不聽話」的專業開刀,如法律、醫療、教育、傳媒等。而整頓香港傳媒,自然是先從中文紙媒的翹楚——明報——着手了。

面對如此北風,港人自當莊敬自強,迎風而立。

可幸,自從安裕被炒,可敬的明報報人為我們作了很好的示範。他們的腰板挺得更直了。

他們就是要讓我們閉嘴

事情發生以後,他們當面質問總編鍾天祥「如果公司要節流,你係姜生(姜國元)上司,點解唔係你走而係姜生走?」對於此事,連日以來明報記者更是如實報道,篇篇到肉,毫不忌諱。須知道,裁減一個安裕,只是他們的手段;毁掉一張明報,才是他們的目的。他們就是要讓寒蟬效應蔓延報社,以至整個傳媒行業,最終讓港人都人人自危,然後閉嘴專心賺錢。

他們就是要讓我們閉嘴,難道我們就乖乖閉嘴了?不。

明報的前線員工示範了,港人面對極權應有的正確態度。就如劉進圖先生所說的「真理在胸筆在手,無私無畏即自由」。他們無懼寒流,恪守專業,好一群鐵骨錚錚的新聞工作者。

抗爭就是堅持日常

不少人建議明報記者們罷工,筆者有所保留。

所有認為罷工能夠成為更大的談判籌碼的說法,都是基於一個假設:他們在乎明報。而明顯地,對於明報的生死,他們根本不屑一顧,甚至是除之而後快。他們恨不得,所有的記者都無限期罷工,甚至集體辭職,然後明報就關門大吉了。或者甚至更壞的情况是,他們乾脆吸納新一批根正苗紅的記者寫手,為明報換血,改造成為另一張《大公報》、《文匯報》。

所以,既然他們的目的是要破壞,我們努力的方向就應該是堅持,而不是放棄。就像明報員工現在做的,堅持原來每日在做的事:說真話。堅持說真話,然後他們就會發現:原來香港的報人都不是寒蟬,任你如何解僱打壓,報人還是會昂首挺胸,做好每一篇報道、每一頁報紙。然後那一天,他們會放棄對媒體進行操控,那麼抗爭才算成功了。

是的,是很不容易的一條路。但面對日益荒誕的社會,香港人如選擇身土不二,挺身面對,本來就是一條艱難的道路。你想容易嗎?移民逃跑最容易了。

以明報守護明報

筆者不贊成明報的報人罷工。但無論如何,就像當日港大校委風波裏,社會討論同學應否罷課一樣,筆者始終認為我們作為外人應當尊重明報人的集體決定,並全力支持。因為他們愈想砍掉明報這棵大樹,我們就應當更努力的保護她,讓她茁壯生長,迸發新枝。

明報是你的私營企業沒錯,但香港是我們所有人的香港。你敢在我們的香港撒野,我們就敢在你的報紙反擊。

放馬過來吧。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5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