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臉書見到的「專家」

現時,每逢社會出現大事,臉書總會出現大量「專家」。姑舉法律及消防為例。

大家記憶猶新的火警,相信是九龍灣迷你倉與最近期港鐵縱火案,先述港鐵縱火,當時不止網路,還有現實,不斷有人提到:「職員為什麼不救火?」理論上,職員當然應該救火,然而,批評者對滅火工具有多少認識?最簡單的,是滅火筒起碼有三種,救電火和普通火的,已經完全不同,用水劑救電火,會演變成大災難,而沒有人知道當時的滅火筒是那一類型。那時訊息混亂,現在不時出現手機爆炸,職員當時能否判斷出是否電火,是第一個問題。那個時候,人人避之則吉,蜂擁而離開,職員能否第一時間趕到火線,也是疑問。但對不起,香港人就是群起而攻之。過後,有專家指出淋水可以令傷者情況更糟糕。

到九龍灣大火,那時,人人充當救火專家,一時叫當局不要再派員入內,一時要求讓火勢「自行熄滅」,一時又指疏散全區。是的,我真心相信人人都不想再有消防員殉職,但火場內有甚麼?詳細資料,我們不會比當局清楚,指手畫腳,令指揮官徒添壓力。

網路layman猶可恕,一位意見領袖,竟然指下雨可撲滅火勢。他媽的!那時已經燒至結構有問題,如果下雨令loading增加,不堪設想。而小時候有看過人煲蠟便知道,要令火勢突然增大,就是往火頭潑水。難道國師真的收到玉帝旨意,知道雨下多大?

那場大火,我也被長輩責備,所以往後較少發表謬論。

到法律,每逢有案件發生,吾人皆發現不少「專家」,提出例如案件「很多『疑點』」。誠然,律師上庭,打的就是疑點,但是否有力,辯方自然會提出,如果能說服法官,根本不用我們操心

鄙人之前寫過七警案,指出「判決前」不應未審先判及攻擊律師,被口誅筆伐,然而,反駁鄙人者提出的定罪案例,皆「不是」警察打人,例如學生偽冒家長簽名,金融才俊殺害女友,沒有屍體,只有環境證供。對不起,兩件案件控罪和七警也不同,如果這麼簡單,法學院當年門檻不會是高考兩A一B(城大),人人也可以成為律師,讀 law 不會一個字也不能錯,李柱銘也不會這麼值錢。

是的,現在Google可以找到所有知識,但找到與清楚理解概念,是兩回事,如果人人Google後,便成為專家,所有大學都可以關門大吉了。

文:羅永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