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發展 戀殖到何時?

Powerpoint簡報有預設樣式(template),大家有沒有想過,城巿也有「預設樣式」可「複製、貼上」,而香港也是這種規劃概念的產物?

時間回到四百年前,英國於全球建立殖民城巿(settler city),在各地「貼上」不少城巿「預設樣式」,大多以教堂為中心,以「十」字般的四條大路向外擴張,並在周邊圍上綠化帶——今天香港的綠化帶(green belt)規劃,概念正由此而來。

儘管香港不全照辦煮碗,其概念仍有跡可尋,如最早建立的港島維多利亞城(Victoria City),便以西環、上環、中環、下環(今灣仔及銅鑼灣)劃分;油麻地作為九龍首個新城市,初代佈局也參考過「預設樣式」,本來的構思是一條主要大路,沿路發展成長方形城巿。

規劃的「殖民意識」不僅在於城巿設計,更是「由上而下」的霸權。

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說,其實香港至今仍未走出殖民思維:「殖民式規劃在最近的《2030+》、橫洲也看到,政府當原來的地方是白紙一張,把(在規劃圖紙)畫好的東西『貼上』就行,忽視甚至剷走原有的人和歷史文化。」

橫洲發展要剷平三條村,《2030+》填海會影響東大嶼海岸生態。

香港,有沒有第二條發展的路?

回歸廿年 城市發展未解殖

想像未來,先要了解過去。今期我們與陳劍青談殖民地理學,把習以為常的殖民城巿規劃制度、意識形態挖掘出來一一審視,再由實際需要出發,思考何謂屬於「香港人」的城巿。

「殖民地其中一個特徵,就是有許多來歷不明的東西,如GIC(政府用地)、green belt(綠化帶),都唔知點解有的。當我們知道了點解有這些東西,才能think otherwise(思考另一種可能)。」今天的官商「合作」發展模式、城巿規劃理念、政府對公共空間的控制,原來源於香港的殖民過去,「我們知道自己『不要什麼』,由此思考『想要什麼』」。

說香港前,先要理解,現代城巿規劃與殖民密不可分。「現代規劃衍生自殖民時代的種植園,以前殖民政府為了掠奪人力、天然資源,在各地建種植園,發展成settler city。歐洲人殖民美國,會想像殖民地是空地,在上面重新規劃城巿,但其實那裏本來有人住,有山川河谷。現代規劃也想像一個地方是白紙一張,香港也沿襲這思維,像橫洲計劃,本來的非原居民村民,只出現在諮詢文件最後一段的註腳,講有什麼居民、有何賠償。大家沒反思這種mentality在殖民時代如何建立,對我們城巿有多大傷害?」

回歸二十年,陳劍青說,香港仍未「解殖」,這種殖民式規劃仍主導我城。橫洲、《2030+》、河套發展區、新界東北、啟德地下城,一個個計劃都由政府推出,民間參與甚少。「香港的殖民不是colonial past(殖民過去式),是colonial present(殖民現在式)。若真的解殖了,我們會問政府土地為何不是屬於我們的?為何政府可以把土地圍起來變成GIC(政府用地),立個牌寫住『非請勿進』?」

官商合作始自殖民政府

土地由政府私有化,正是香港的「殖民式」城規特色,源自當年英國要殖民地政府「自負盈虧」。「 英國人建成維多利亞城後,本來設想將九龍半島軍事化,以此為基地北上。但一八四一年後,殖民地政府要自負盈虧,最後九龍半島只有紅磡軍事化,其餘土地以十年租期租地、賣地。」

當年的港英政府要與商人合作才能「營運」香港,成為今天「政商高度結合」的管治模式。「十九世紀,來港做生意、運鴉片的大班交最多稅,煙稅佔全港一半稅收,賣地也要靠商人支持,形成與商人高度『合作』的管治結構,換個說法,就是『官商勾結』。」

可不可以不賣地?

若香港本來只是一盤生意,政府的「賺錢」意識,也造就今天的發展觀。「我們習慣以資本主義理解土地,所有地都可以賣。殖民政府將賣地變成價值觀,說賣地是政府收入,幫我們生存,將賣地講成是不能沒有了的制度或稅收。為何土地一定要商品化,與殖民城巿發展經驗建構的意識有關,背後是過客的思維。」陳劍青質疑:「不賣地其實我們不用死,若無殖民地包袱,可用另一種方式生存。土地資源不是先交給大財團以商品發展模式,可以搞合作社房屋。現在賣地的錢不入庫房,其實啲錢都係我地畀,去茶餐廳食個四十幾蚊的常餐,五六成都交緊租。」

新巿鎮建構港人身分

城巿規劃不僅是「營運」香港的方法,更是管治的手段,例如七十年代開始發展的新巿鎮。「新巿鎮不單是提供居住單位,更是政府由上而下為香港人建構本土身分,將中國人變成『香港居民』,以此作為八十年代中英談判的議價籌碼,看似是發展觀念,其實是管治觀念。政府本來將香港人口部署集中在港島、九龍,但六七暴動後,隨?新巿鎮建立,人口變成散落在新界。」

「政府將新巿鎮包裝成『成功故事』,我們覺得新巿鎮是殖民時代的德政,甚至今天的特區政府,也是用新巿鎮來宣傳發展。」陳劍青笑說,特區政府才最「戀殖」,雖然新界東北不叫新巿鎮,政府在諮詢會上仍播放沙田新巿鎮的片段。「用來刺激大家對舊時沙田的地理想像,玩心理戰,要大家支持東北發展。政府sell(推銷)東北是香港人的新巿鎮,讓你覺得件事是為你好,但在這種城巿規劃概念下,我們從沒重新檢視,新巿鎮是否好事?對城巿的文化、歷承傳承有什影響?未來是否還需要新巿鎮?」

割裂地方人文歷史

「新巿鎮是剷平原有地方,將新事物放上去,像天水圍。大家有沒有發現,新巿鎮是與舊有地方完全割裂?人們住到天水圍,其實是搬去一個新的、無歷史的地方,若繼續這樣發展,香港永遠建立不到本土意識。」

天水圍被形容為「天水‧圍城」的孤島,因社區設施不足,甚至有人形容為酒店之城,居民每天跨區上班、上學、消遣,只回來睡覺。「我們覺得新巿鎮不是問題,習慣了高度流動化的生活形態,居住、工作未必要在同一地方,但是否一定如此?本土意識來自社區,我們今天只想到『不想香港變成點』,例如不想上水變成水貨天堂,但講不出『想要什麼』,因為要講到,需要對本身地方的深刻理解。」

現有規劃框限未來發展

新巿鎮透過城巿規劃,將生活、工作割離,我們習以為常,但也許大家都忘了,其實城巿的形態,還有許多可能,例如在粵語長片常出現的「前舖後居」生活模式。「我們都被以前殖民管治框限了,對未來生活方式的理解。」

因殖民歷史之於香港,也是「現代化」的過程,香港的「現代城巿」範式源自英國、歐美,我們對「現代城巿」的想像,能否更多元?如城鄉共生?如農業發展?如前舖後居?「以前香港好多人住在離島上,離島是主要的生活模式之一,後來才被港英的城巿發展觀主導,要移山填海,發展港九新界,離島被邊緣化。這些不一樣的城巿形態,在殖民化過程被消失。香港的發展觀,背後好多是殖民政府對一個地方的預設想像。我們要檢視殖民城巿空間的流變,思考未來的其他可能(think otherwise)。」

香港人想要什麼?

特首梁振英說要發展郊野公園,有人認為郊野公園是殖民地遺留,不應保留,但陳劍青說,批判殖民政府遺下的城規觀念,不應「一刀切」,而應由自身需要出發。「若說郊野公園是西方產物所以不能保留,是沒有尊重多年來香港人以郊野公園建構到的身分、價值。又例如綠化帶,本來用作圍繞城巿邊界,擋住城巿防止它再向外生長,我們可否改造為民用,切合時代實質需要?例如變成公共空間,用來晨運?」

「以前新巿鎮是恩恤的概念,但我們要反思,新巿鎮對城巿發展有何意義,港英當年考慮什麼?我們有否新的都巿發展的形態?我們可否改變由上而下的規劃概念?若整個城巿以這種發展主義行落去,我們如何think otherwise?由小學讀書時已說,香港由移山填海而來,但以前要填,是否以後也要填?香港的公共財政制度是否要繼續如此?例如我們不想賣地,可否以短租形式發展?其實不是不可行,而是意識形態框限。」

回歸二十年,民間要找回自己的聲音,向政府說清楚自身需要,還需學習,起點之一,是保育建築、社區的角力,如最近有民間團體爭取保留全港唯一一幢首代戰前唐樓永和號。「建築是承載文化的實體空間,當然你可以留下照片等紀錄,但不及人們經過那幢建築,會想起的歷史,我們透過保衛建築,可以帶動社區重新思考殖民歷史的結構、累積及建立消失的地景,讓住在這地方的人,可以由不同需要出發去想像未來。」

什麼才是「香港人的香港」?

■知多啲

香港是英國的城巿實驗室?

香港也是英國城巿概念的實驗室,當年英國在各殖民地進行空間、社會實驗,今天我們在規劃大綱圖上看到的綠化帶(green belt),也是城規實驗產物。「綠化帶(green belt)最早於各個海外殖民地實驗,再由殖民地傳回宗主國,有時殖民地之間也會互相連結知識結構,例如印度的廉租公共房屋概念,就在石硤尾(一九五四年入伙的徙置大廈)出現。」

點解九龍無大型公園?

今天香港的公共空間不及其他亞洲城巿一半,康文署的公園事事設限,源自殖民的防微杜漸。「政府怕公眾聚集,所以九龍沒有大型公園,只在港島建維園,變成遊行示威的集中地。康文署的公園十一點關門,在歐美國家不會這樣,其實都建基於殖民地的管治考慮。我們要重新思考,為何一定是這種方式?公園可否廿四小時開放?」

文﹕黃熙麗

圖﹕黃熙麗、SeanPavonePhoto@iStockphoto、黃煒
編輯﹕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3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