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翁失馬

立法會政改投票一役出現戲劇性的反高潮結局,實在出人意表。日後有人翻看會議紀錄,便會發現大部分發言的議員均反對議案,議案因而遭大比數反對否決。當然,較細心的人會發覺出席人數和議會投票人數相距頗遠,「等埋發叔」這理由,恐怕同樣會名留青史。

從另一角度看,這結局也未嘗不好。若結局是方案獲立法會多數票支持但因不足三分之二議員支持而遭否決,建制派勢必隨即發動大規模的抨擊,破壞民主、誰應負責之聲將不絕於耳,泛民亦必奮力反駁,雙方支持者可能互相對罵,社會將進一步撕裂。反觀現在,社會上出現連番道歉和爾虞我詐的人性流露,還有一大堆令人會心微笑或捧腹大笑的二次創作,社會少了些戾氣總是好的。

這齣鬧劇當然亦引發不少值得思考的問題:一、究竟誰在管治香港?要全體建制派議員「齊葺葺」地投票是誰的意思?議案遭否決後有些政黨議員第一時間向中聯辦而非特區政府解釋,何解?二、建制陣營中有多名行會成員,在這重要法案表決時理應堅定支持政府,但為何他們會在關鍵時刻隨大隊離去?行會成員究竟向誰負責?三、建制陣營來自不同黨派,何以對當日離場的決定會不假思索地唯命是從?四、忠誠與能力二者如何取捨?中央政府一直以忠心聽命為首要考慮,在這次事件上會否汲取教訓?香港絕不乏有才能識見的人,但有能之士必不會只是凡事和應,有主見並不等於不愛國,據理力爭並不等於與中央對着幹,日後考慮特首人選,能力才幹是否應重於只懂附和?

政改只是暫時告一段落而非落幕,這始終是一件未完成的工作,行政立法仍有大量未解決的問題。民生議題往往牽涉不同層面的利益衝突,這可以與政治議題完全分割嗎?功能團體老化及缺乏競爭和代表性,這絕對有改進的空間。張炳良說要重建各方的互信和將行政立法帶返正常的互動關係是對的,只是遲了數載。這一役後建制與泛民也可能各自出現重組與更替,若政改遭否決而能令大家重建行政立法關係,這未嘗不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陳文敏]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