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翎:不可接受

這星期真令人難受,不僅因為捍衛公義的年輕人被加刑入獄,而是也看到那些所謂「理性成年人」的態度和嘴臉,一些是說他們「求仁得仁」,另一些是狀甚同情他們,但苦口婆心叫他們去接受其實他們不該要接受的惡劣現實。

這個社會充滿不平的事,威權打壓人民表達的自由,你們不去批評不去爭取改變,坐在舒適圈裏吃老本,那就算了,如今年輕人出來反對,表達異議之聲,你們不但不嘗試去理解,不但不去質疑助紂為虐的制度,還為牠找理由,讓打壓變成理所當然合情合法,這算是什麼勞什子的「智慧」或「道理」?

這些被定罪入獄的青年,做錯了什麼?最錯就是他們敢於拒絕舊有制度「煮到埋來就食」的邏輯,如果上一代的所謂獅子山下精神教曉一代人逆來順受、含辛茹苦,新一代不受這套,要求程序公義,拒絕被剝削,要求民主普選,又何錯之有?更何况舊制度也一點一滴被扭曲改變,前人即使種下了大樹也漸成枯枝。你們假裝看不到是你們的問題,但有人看見了、發聲了、站出來抗爭了,誰還能大義凜然指摘他們?

不,不要把監獄當成磨練,不要把這些經歷當成必要的代價或奉獻。這是不合理的程序和判決。在自由民主的地方,沒有人需要為這些事情失去自由及犧牲前途,不要接受不應接受的。如果仍然相信法治,就在制度裏尋求更公正的裁決。如果有所懷疑,就更要堅定改變制度,成為更強大的異議者,不要妥協,不要苟安於一時。

是這樣,我無法對這些抗爭者說出安慰的說話,那除了讓彼此心情或許好過一點外什麼也不是,什麼坐完監會更好咁不如你去坐吧。在真實面前,多美麗的修辭也顯得無力和虛偽。難過是真實的,憤怒是真實的,屈辱也是。是的,屈辱。傘後香港,深深的烙印。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