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翎:女人戲

楊雅喆的《血觀音》野心極大,電影承載太多東西,千絲萬縷,政經黑白道省籍族群階級,風格也是大混雜的黑色懸疑驚悚,有時滿瀉到溢出來了。可是,把大堆枝葉撥開,只看女人角力的幾條線,卻是相當好看。

惠英紅的演出且不用說了,連導演回憶初次見面時已覺悟到眼前人正正是棠夫人的化身,就知道她早已成魔。該有的氣場自不待言,那是資深演員並不難駕馭的姿態,但惠這次的功夫全靠眼神和微細的臉部表情來推動層次。在現役的香港女演員裏,我想不起還有誰可以在這個高度和深度出入自如。葉德嫻?也許。

在男人當家的政經權力遊戲裏,女人從來是配角。這是舊時代表面的遊戲規則。然而在真實的權力場域裏,女人才是暗裏的推手,迎來送往,推波助瀾,開山闢地。女人上了枱面,等於見光死,無一有好下場。

在這部電影裏,男人的出現,都像配角,任由女人擺佈點撥,推上刀口,成王敗寇。幾場女人群戲,句句精雕細琢卻帶刺帶劍帶槍,尤其精彩。只餘兩女對壘的場面,更是心計湧動,令人(女人)看得心中有愧。女人最為難女人,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到最後,必然是遍體鱗傷,在沒有光的所在,無愛,無望。縱然難免悲哀,現實世界無非如此,或更暗更黑亦有。把這赤裸裸坦陳出來,也算功德一件。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