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翎:年

到市場辦年貨,俗氣而艷麗的色彩,拂起生活的塵埃,這就是生的喜悅。懂得讀書與懂得生活,哪一樣好,現在覺得還是後者更難,做得到做得好,才是高人。

詩人里爾克常寫信,回答一干學子的疑問,關於人生關於生活,他都耐心分享想法,幾近循循善誘。到最後,都是強調一樣的道理,如果生活得好,不寫不讀也沒什麼,並沒有哪樣事情比生活更高更重要。當年寫信問他如何成為詩人的軍中青年,後來音信全無,大抵已經在里爾克提點他的生活之美找到庇蔭,不再躁動不安。

歲晚偶在友人轉貼的臉書上,看見一些曾在運動裡投入的人說要暫別政治,靜靜生活。有人不解,以為這是背棄理想,但其實真的不要這麼想,如果參與政治是為了更投入生命,在生活裡休息並不是什麼不好的事。事實上,光是生活也夠累人,並沒有真正休息的可能。如有人可以,應該祝福他們。

在運動裡很多人的情緒都繃得太緊(包括我自己),事後暫時放下、放空,甚至放棄,也不妨礙別人,畢竟要走的路還長,要走得遠走得穩就不是一時的衝勁可以做到。

過年的時候,城空了,日子閒了,天高地遠,是一年最適宜收拾心情,重整步伐的日子。身體健康就好,平安是福。

原文刊於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