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獨變成播獨

青年新政宣誓風波,人大常委借機釋法,到今天竟變非建制派15人不合「莊嚴」之宣誓要求,現在更有10名議員遭政府或親建制人士司法覆核議員資格。青年新政議員宣誓用詞不當,毋庸置疑;而野心家則藉此將香港弄得有多亂就多亂,濫用程序和引發內耗,達到其政治目的,更須譴責。

本身,港獨在不少人眼中都是一個偽命題,至少在雨傘運動前,基本上香港人想都未有想過要獨立。可是,在「白皮書」、8.31決議到雨傘運動,每次都幾乎與主流香港民意為敵,獨立主張自然興起,變得更有市場。

此刻北京和香港政府,反而使用愈加高壓的政治手段處理異見聲音,甚至用到人大釋法,意圖將青年新政和其他派別趕出議會。無論他們說話、主張中不中聽,都始終是民意代表,趕他們出建制以外,無疑與支持他們的選民為敵。

上述的說法,我想北京人士早已知悉,並預料到有這樣的結局。他們明知港人反彈,仍選擇推動這樣的「解決方法」,無疑是希望在中國13億人面前,突顯中國如何自信和堅決地處理香港問題,將整個問題提升至「捍衛民族尊嚴」的層次,而不需要把港人放在眼內。

一直以來,香港人的想法比較簡單:希望擁有公開、公平、獨立的司法制度,實現真正的普選政府和議會,維持香港既有的自治制度和生活模式。可是近年北京與香港政府共同的政治動作,其實一直將香港人推向邊緣;助長港獨思想,不止梁振英,更有北京政府的份。

歷史沒有如果,但在關鍵的時刻,當權者仍可以懸崖勒馬,將錯誤修正。但如果一錯再錯,他們就需要承受錯誤的後果。如今高壓壓獨,最終只會淪為播獨工具,而一切也回不了頭。

原文載於20161112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