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統問題

台灣總統選舉由民進黨蔡英文勝出,成為下屆總統。一如預期,國民黨執政8年,政績乏善足陳。不過最為台灣民眾反感之一點,莫過於國民黨的中台政策過分親中,甚至有卑躬屈膝之嫌。尤其藝人周子瑜所謂「台獨」事件的威力,足以與當年陳水扁總統選舉兩顆子彈媲美。當全台灣罵聲四起之時,國民黨才施施然發表聲明,內容也未夠強硬捍衛台灣地位。結果大部分台灣民眾自然票投民進黨,其意義非常清楚,就是向北京這種恃勢嚇人的態度說「不」。

說「不」過後,中國民間與官方的反應頗為有趣。例如有外國媒體訪問一些華人,如何判斷今次台灣選舉。他們的答案不外乎是「大家都是一家人」、「和和氣氣」、「始終都要統一」、「何必分離祖國」之類的用語。官方的反應就一如既往,不斷強調以前中台訂立的「九二共識」,要求台灣不可違反;甚至有解放軍軍官聲稱,一旦台獨出現,中共便要武力統一。雖然蔡英文勝出後便立即召開國際記者招待會,表明不統不獨之意,但中國民間、官方似乎都無視蔡英文的說法,只是不斷自說自話。由此可見,大一統意識在大部分華人心中都根深柢固,認為統一是理所當然。當然,大一統也是中共處理領土問題的最高原則。

兩個層面看大一統「最高原則」

所謂大一統蘊含兩個意思:一、領土神聖,不可侵犯;二、領土完整,不可分割。而「最高原則」之意,是指任何情况絕不讓步,稍有讓步便必然是違反原則。然而,這個最高原則是否真的理所當然,卻大有問題。我們可以從兩個層面去看。第一層是實際運作層面。綜觀最近10多年中國外交,雖然中共多次在釣魚台、南沙群島等爭議之地表現強硬,但有些時候也違反這條最高原則。例如2005年中俄兩國在東北領土問題達成之協議,中國最後放棄部分黑瞎子島主權,讓予俄國。當然我們可以理解,中國如何權衡利害,放棄部分領土未必是壞事。所以在這個反例可見,大一統原則並非鐵板一塊。如果有其他理由,可以迫使最高原則讓步,那麼已不是最高原則了。

第二層則是理論層面。我們有什麼理由要支持大一統的理念?如果是因為兩個地方有相同或類似的文化、語言便要統一,這個理由難以成立。德國與奧地利便是一例。兩國都是德語區,但絕不會因此而統一。倒過來說,不同文化、語言的民族,也可以為了某些好處而統一於某套制度之內,例如美國、澳洲。所以大一統與否,絕非按同一文化、語言根源而成立,只能依統一的利害、好壞而考慮。

台灣維持不統不獨 是最合理做法

把大一統想法放在台灣,我們要考慮的,並不是什麼中國血統、中華文化源流,而是統一之後對華人整體帶來的利害。所謂利害,是指基本人權保障、社會正義等方面衡量,這些都是現代政治的核心理念。簡單而言,就是直指健全民主制度能否建立。事實上,中台兩地能統一的條件非但不強,而且離成熟愈來愈遠,因為兩地人民的價值觀念、制度以至生活方式完全不同。尤其是台灣的民主選舉,由開放黨禁後種種的黑金政治,已過渡到今日的良性兩黨輪替。其他華人地區,望塵莫及。勉強要統一台灣,只是要消滅台灣現有的良好政治功能,值得憂慮之事極多。例如以往中共想以香港「一國兩制」為模範,籠絡台灣民心,藉此保證台灣原有的制度、生活方式不變。但不用50年,中共不斷干預,香港制度、生活方式已有大改變,甚至已出現信心危機。香港問題對華人社會民主自由化運動,當然並非有利之事,反而有害於整個運動。

中共不斷強調大一統,只是把中台的政治問題理解為民族問題,刻意忽略政治制度現代化問題。在歷史上出現大一統帝國的例子,無一不是民族主義的產物,往往只是強調民族光榮之類好大喜功之事,這些是殘餘的前現代政治理念。正如上文所言,現代政治關心的是權利、社會正義的制度問題,絕不會是民族光榮問題。中共強調大一統,只是政治領域內現代與前現代文化的衝突。就算最後勉強成功統一,兩地的社會也不會出現新整合,只會瓦解。所以目前台灣維持不統不獨,仍然是對中台雙方最合理的做法。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