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台的電視劇

在大學教書只要時間夠久,就能夠從每年入學的新生身上,看到時代的痕跡。特別是我教的碩士班的學生,來自中國的五湖四海,在他們身上,我看到這一代內地年輕人心態,也反映宏觀社會面貌。

約三年前,內地生之間還存在一種我稱之為「大台情意結」,特別是來自南中國一帶的學生,他們因為從小在國內收看無綫電視,而對香港文化抱有親切感。偶爾還有一兩位只說普通話的北方同學,因為童年追看過大台電視劇,談起香港影視明星還有點雀躍之情。有趣是,當內地同學還對這間香港電視台抱有依戀,香港年輕人則向相反方向走。特別是經過港視發牌爭議和社會連串抗爭運動後,大台的新聞報道立場屢屢令年輕人不滿,這種厭倦已累積成為年輕人圈子的社會共識。

不過,隨時間流逝,今日內地學生對大台也迅速失去仰慕之情,內地學生現在輕易從手機上獲得源源不絕的帖子和視頻。在學生的鞭策下,我認識了「Papi醬」,一個在網絡以即興「棟篤笑」而走紅的KOL,討論的話題都是很年輕人的,像投訴有拍拖的同輩一天到晚炫耀是多麼討厭等,據說她已成功吸引巨大商機;另外,學生亦會督促我追看內地劇集,像談反貪腐的話題之作《人民的名義》,也讓我看得驚心動魄。至於香港電視台在內地學生心中的地位,已幾近蕩然無存了。

別誤會,我不是老調重彈,說什麼香港失去了競爭力和優勢。我只想說,這是全世界傳統媒體都面對的困境:今時今日,網絡世界的娛樂產品,不但沒地域界限,很多還是免費的——美劇日劇韓劇內地劇,更多視頻是不能歸類的非專業人士製作。

在今時今日若有人還依戀什麼「一台獨大」,真是可笑的想法。君不見香港這邊糾纏了幾年才發了兩個免費電視牌,坊間的反應就等同於把兩顆石子丟進茫茫大海一樣,濺起了短暫的水花,就被大海吞噬了。

文:譚蕙芸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5月22日),圖為《人民的名義》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