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的容量

2017年剛剛開始,不過去年最後幾里發生了很多事,擺在一起談一談,權當我等草民在新年裏對祖國的期待。

繼《中國電影報》、《人民日報》客戶端發文批評「豆瓣」、「貓眼」的「低評分影響中國電影生態」後,12月29日,中央電視台電影頻道也以〈對豆瓣貓眼等惡意操縱影評的網站說「不」〉為題發布報道。眾所周知,最近得分奇低的影片便是張藝謀導演的《長城》,而女主角便是「票房毒藥」、「怎麼也捧不紅」的景甜,據稱其背景神秘,才有底氣這樣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12月,「玻璃大王」曹德旺在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表示「中國稅收全球最高」;「鳳凰財經」發布報道〈中央黨校教授:必須解決死亡稅率問題否則企業全跑了〉。此前提出「死亡稅率」的天津財經大學李煒光教授更是遭遇炮轟,甚至表示:「財稅背後是政治,所以要是弄清這個問題,面臨很大風險,我就是捅了馬蜂窩。這個話題是我引起來的,我解釋清楚,以後就撤了,什麼也不說了。」

12月30日,央行發布〈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就《金融機構大額交易和可疑交易報告管理辦法》答記者問〉。其中指出,與現行規章制度相比,新辦法主要有4個變化,包括「將大額現金交易的人民幣報告標準由20萬元調整為5萬元」、「新增規章適用範圍、大額跨境交易人民幣報告標準等內容」等。簡而言之,人民幣出境管控收緊了。

歸納一下,高稅率問題不讓談了、國產電影不讓評低分了、人民幣不讓輕易出境了。但過去兩三年裏,官方一直在營造的輿論氛圍是:怎樣為民營企業減負、怎樣繁榮中國電影市場、怎樣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諷刺的是,如果要為民營企業減負,最直接的做法就是減輕稅費負擔,讓民營資本有利可圖,才能持續投資擴大生產,進而促進經濟發展。如果要繁榮中國電影市場、振興中國電影事業,就應該多拍好電影,而不是用虛妄的票房假造一個繁花似錦的市場,自欺欺人。如果要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就必須逐步開放市場,允許人民幣在境內外自由流動,而不是動輒就要報告、就要審核。

有容乃大

企業家不是傻子,稅率達到「死亡線」他們就會選擇結業。觀眾不是傻子,拍得好,主旋律電影也能打高分;拍得不好,國際大腕也只能得差評。老百姓不是傻子,監管愈是戰戰兢兢,資金外流愈會慌亂出逃。有些官員害怕的是,稅收少了要問責、票房降了要問責、人民幣流出了要問責,但改革和發展之路從來都是佈滿荊棘;自欺欺人、故步自封只能是開倒車。

中國總在說要做「負責任的大國」。如何為「大」?不是地域遼闊便為大,筆者只相信「有容乃大」。要做大國,就要容得下影片得1分、學者質疑財稅政策、資金流向境外,否則,「大國」兩字何從談起?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