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行為約章

政治撕裂了香港、加深了戾氣,大學校園亦受波及。大學生激情澎湃,難免會有激進行為。什麼行為可以接受、什麼行為不可接受?大學應否畫一條清晰紅線,界定何為「不可接受的行為」?

大學是充滿矛盾的地方。大學創造知識、推倒知識。大學珍惜傳統,但同時摒棄傳統、銳意創新。大學建立制度,大學顛覆制度。大學的矛盾造成思想的衝擊,是社會前進的動力,在科學上如此,在人文學上如此,在政治及意識形態上亦然。大學生貢獻社會,是制度的棟樑。大學生亦走在時代之前,推倒舊體制。在建制派眼中,大學生純潔、充滿理想、熱情澎湃,易被誤導、被洗腦、被外國勢力利用,反建制、反政府、反中國,支持香港獨立、支持暴力。

大學生與其他人不同,因為他們代表了社會的希望;大學生參與社會和政治運動,份外令人感受到他們的道德力量。大學生參與社運往往是由於社會現狀與他們的理想有很大的落差。大學生難以容忍社會的不公義、貧富懸殊、自由被踐踏。他們飽讀民主理論,經常在校園探討普世價值,故此雄辯滔滔、感動人心。

反觀建制派的政治論述,顯得老生常談。他們的着眼點是保持社會繁榮安定,強調和諧、理性、經濟增長、創造就業、奉公守法、愛國愛港。以上都是確保繁榮安定的必須條件,但在激進的學生眼中,建制派只想維持現狀,而「維持現狀」的目的就是保障他們的固有利益。

由於以上多種原因,要制訂一套受到大學師生均認同並樂意自願遵守的行為約章,絕非易事。唯一做法是約章的內容一定要由下而上,否則難以獲得認同。我曾經和大學宿生會代表商討住宿規例,校方提出一項方便宿生的建議,但學生代表說:「這項建議如果由學生提出,我們定必支持;但如果由校方提出,學生則一定反對。」這反映大學生對權力的藐視和抗拒。

世界不同大學,對學生言行的規管自是不同。國內大學普遍着眼於鼓勵學生向善,例如尊師重道、尊重不同意見、愛黨愛國,強調集體主義、愛護公物等。可能是因為國內大學以「人之初,性本善」為出發點。英、美的大學,則較多着重防止學生做壞事,可能他們以《聖經》所教「人類天生有原罪」、以「人性本惡」為出發點,故此必須以規條來防止做壞事。牛津大學的學生紀律條款,就是一大批「不得」:不得滋擾教學與行政部門的一切活動、不得妨礙大學員工執行職責、不得破壞公物、不得佔領任何地方、不得使用暴力等等。

西方大學的規範,是針對學生的行為,而非思想。行為是客觀上清楚見得到的,思想則難以規管。如果應用在香港的大學,便是大學生可以自由討論任何議題,包括港獨,但一律不可作出任何違規行為,例如使用暴力。

向社會作示範 使爭議回歸文明

香港只得10多間高等院校。校方可以由下而上,充分諮詢學生並讓學生參與制訂一套行為約章,列明什麼行為是超越紅線,一旦超越紅線,便受龐大的道德制裁;如屬違法,則定必面對法律制裁。全港大學師生都共同遵從約章,讓大學生向社會作出示範,使社會爭議回歸文明。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