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皇欲生前退位 真的主要為阻右翼修憲夢?

明仁天皇(下作明仁)日前發表電視錄像講話,暗示生前退位的強烈意願,並表達了婉拒攝政的想法,旋即引來了國內外的關注。從講話的內容來看,明仁欲退位的原因是感到自己健康日趨衰弱,恐怕難以盡心履行象徵性職務。但另一方面,日本皇室事務記者、明仁昔日同窗橋本明在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指,明仁今次旨在轉移輿論焦點,拖延國會討論修改「和平憲法」。那麼,明仁是否真有這種想法?就算有,又是否他決定退位的主因?

生前退位衝擊右翼作用有限

當然,明仁真正的動機,外界至少在他在世期間都難以參透;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可能對生前退位的討論將對右翼造成衝擊一無所知。因為日本保守派的目標不止在於修改憲法,「嚴守皇室傳統」也是它的理念之一。2005年,小泉純一郎內閣曾討論女性繼任天皇的可能,時任內閣官房長官的安倍晉三,以及保守派團體都極力反對。可見,保守派對修改《皇室典範》非常抗拒。但是,《朝日新聞》早前做的輿論調查顯示,只有5%的受訪者反對明仁生前退位,而贊成者卻有84%,民意非常鮮明。安倍應該心裏有數,右翼在當今政壇處於優勢,原因並不在於它的保守主張,對深受民眾愛戴的明仁過分強硬絕非上策。問題是,明仁按制度必須在事前與政府的宮內廳溝通,故此絕無可能達到「突襲」的效果。是以安倍亦似乎早有準備,有消息就指,日本政府正考慮特別立法,讓明仁退位而不改《皇室典範》。這樣看來,明仁退位雖對國內右翼有一定的影響,但既然大有「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機會,認為明仁「以非常手段應對非常時期」的理據就顯得薄弱。

其次,安倍順利修憲的機會本來就不大。縱觀現時的民意,並無傾側於修憲,因此政府要爭取民眾支持以贏得公投,就非常依靠「安倍經濟學」是否得意。可惜,即使安倍內閣近日決定了新的經濟刺激政策,還是難改「量寬措施是王道」的思緒,未來有效處理國內人口老化和債務等問題並不樂觀,「安倍經濟學」多半以失敗作結。安倍的修憲夢前景未明,明仁有否以退位來施壓的需要,誠然存疑。此外,有日本傳媒就報道,早在5年前,明仁就向旁人表示,如果不能充分履行作為象徵性天皇的公務,就該讓出皇位。5年之前,大約是菅直人和野田佳彥交接的時候,安倍尚未重返首相一職,所以認定明仁退位主要為阻擾右翼勢力,可能是一廂情願。

難以確定明仁的動機

不過,更值得留意的是部分華人傳媒對相關報道的取態。中國和香港都有一些媒體以頗為肯定的語調,指明仁退位為「要阻擋安倍修改和平憲法」云云。可是,縱觀現今的處境,正如上文剖析,政府或許以「特事特辦」來繞過《皇室典範》來處理退位,而安倍修憲成功的機會着實不大,難以有力推論明仁暗示退位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阻撓安倍的野心。雖然,也不能全然否定明仁有這種想法,畢竟他「反省」、「反戰」意志堅定,但當下未有足夠理據,理應觀望不前,正如《金融時報》訪問橋本後,只以「could be」(註1)這一非確定語氣的詞彙來表述他的意見,才是適宜的做法。反觀部分華人媒體,有過早立論之嫌,如〈日皇今拋退位說 壓安倍修憲氣焰〉、〈安倍修憲夢東亞新夢魘〉,就難免是別有用心。這令人憶起沈旭暉說過,絕大多數日本人和全球媒體都不認為軍國主義有復辟的可能,倒是中國傳媒還天天渲染這個議題,不知所以(註2)。「水濁誰能辨真龍」,當大家聽到政客提倡「××威脅論」,還請慎之、慎之。

註1:「Akira Hashimoto……suggested that the emperor’s desire to abdicate could be aimed at focusing attention on the future of the imperial family, thus delaying any debate about changing the constitution’s Article 9」 (www.ft.com/cms/s/2/990b666a-5b10-11e6-9f70-badea1b336d4.html#axzz4H2Zr0Scp)

註2:沈旭暉著,《平行時空2》(香港:信報,2016),頁28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