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經地義也是罪

旺角佔領區清場案判刑,令人回想當時情景,本來應是關乎衝突與悲憤,然而判詞裡有指摘被告出庭遲到兼在庭上把玩手機,引爆了若干笑點。

是啊,多麼典型的九十後常態,雖然任何身分類別都只是一個籠統類別,沒法囊括所有獨特的個體,但當許多屬於相同類別的人都展露相似言行,即難不使人覺得,是了,就是這樣了,這便是這個類別的「共相」,八九不離十,以此觀之論之期待之,雖不中,亦不遠矣。

常有機會接觸九十後年輕人,常見類近表現,譬如說——

遲到。「守時是美德」肯定早已是過時教養,不管面試或考試或開會或任何簡單的會面,無論人數多寡,總有大概那麼兩成人沒法準時出席,但真正問題是,姍姍來遲卻又全無愧色,預先不通知,到場不解釋,臉無表情,彷彿天經地義,確實令「大人們」、亦即老餅們沮喪懊惱。

玩手機。在各式各樣的場合裡,不管你提醒了多少次,總有人沒關掉響鈴,遂於半途之中響起各式音樂,此起彼落,如小型的樂團合奏。然後,幾乎所有年輕人都每隔三分鐘甚至更短的時間低頭刷屏,彷彿手機裡的世界才是世界,眼前的真實只屬煩囂與打擾;彷彿手機裡的溝通才是最有需要立即察看和回應的溝通,眼前的溝通純屬可有可無的碎語煩音。

尤有甚者,有不少年輕人習慣隨身攜帶手提電腦,並將之堂皇無愧地置於桌上,電腦屏背面向講者,他們縮著頸肩,幾乎把臉埋進屏背裡面,藍光映照到他們的五官上,講者望過去,只覺陰陰森森,人鬼難辨,世間無不恐怖。

還有其他常見現象包括:粗口爛舌,在公眾地方,旁若無人,男男女女皆把生殖器掛在嘴上,嘴巴成為「生殖器亂葬崗」,屍橫遍野,臭不欲聞;進入電梯後,只顧低頭玩機,彷彿電梯已經進入全盤人性化的high tech境界,懂得讀心,知道你想去幾樓便自動把你送去幾樓;木口木面,見到陌生人以至熟人,忘記打招呼或不願打招呼,眼神凌厲兇狠,彷彿個個都是壞人或不值得你投注任何友善,怪不得前幾日有服務業「微笑指數」公布,香港排行尾二,其實服務業的態度便是整個城市的態度縮影,當全城都唔識得笑,斷估都唔會有售貨員忽然對你笑口騎騎……

話說回來。當四眼仔被押上囚車時,或許會在心裡暗罵,遲到和玩手機有乜問題啫?食古不化,純屬莫須有之罪。他有他的小宇宙,而世界,終究是他們的了。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4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