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體會若曇花現:香粉寮林伯氏

大圍以西山邊,以前稱香粉寮。清朝時,有村民在此地搭寮屋,在屋內將山邊香樹磨粉製拜神香,因以得名。此地本為平凡工坊,一九三二年,香港天體會(Hong Kong Nudist Society)建會舍於此後,山村僻地,忽然聞名香港廣州與上海。

香粉寮村民居處,今已遷往山邊,稱作香粉寮新村。

天體會創辦人為林伯氏(H.E. Lanepart),來自拉脫維亞,另有傳指來自德國。此人為富商,於一九三零年往上海做生意,後因懼民國局勢動盪,便遷至香港經營洋行生意。林伯氏視當年德國興起之「裸體風尚(Nacktkultur,即英語naked culture)」為新潮流,便欲於香港與志同道合者脫衣聚會,抵抗衫褲鞋襪之束縛。政府為免天體會員與村民衝突,在出租土地時,規定天體會建築圍牆,以防外人看見參與者。天體會建成後,圍牆內有歐洲洋人赤裸聚餐談笑,圍牆外則有本地人欲爬牆偷窺卻屢試屢敗。當時記者稱天體聚會作「無遮大會」,得悉會規禁止陌生男女同房共處後,便撰文說,尋「羅曼蒂克刺激」者,必然失望。而當年上海《時代》畫報及廣州《華星三日刊》皆有報道香粉寮天體會之事。

天體會若曇花現:香粉寮林伯氏

天體會若曇花現:香粉寮林伯氏

香粉寮位於城門河畔,政府建新市鎮後,其地貌已大變,此地今為美田邨。

一九三五年,政府欲建輸水道於香粉寮山邊,此為第三期城門水塘建設工程之一。林伯氏見地租期將完結,又怕建築工程有噪音與污氣,便與眾會員一同尋覓聚會新址。幾經周折,終在青衣島西北海邊覓得偏僻小海灘。此海灘名為鑊底灣,沙灘後只有山崖,附近並無民居,故甚合宜眾人於此處赤裸聚會。鑊底灣自一九三七年始,便為天體會員聚會之地,會員或乘林伯氏之遊艇,或於深水埗租船,往鑊底灣露營野餐。有記者曾參與鑊底灣天體聚會,後於《天下》畫報撰文記載其所見所聞,今重讀之,只覺此記者彷彿曾踏進仙境或伊甸園,因會員之言,甚有哲學家內涵,實非平凡俗人之語,例如某女子說,每次來相聚,見人人赤身露體,就忘記俗世間男女之別與身份地位之高低。林伯氏則說,無衣蔽體,方能看清楚人體真正之美,打破俗世之「審美觀」。

天體會若曇花現:香粉寮林伯氏

天體會若曇花現:香粉寮林伯氏

青衣鑊底灣,在青馬橋工程時已填海成地,海灘已逝,而今依然無路至。青馬橋其中一柱,立於鑊底灣旁。

《莊子.田子方》文中,宋元君所遇之「真畫者」,似乎為林伯氏之同道,其文曰「宋元君將畫圖,眾史皆至,受揖而立,舐筆和墨,在外者半。有一史後至者,儃儃然不趨,受揖不立,因之舍。公使人視之,則解衣般薄臝(裸)。君曰:『可矣,是真畫者也。』」此真畫者,不若平庸畫者,為禮貌舉止而勞神。從容進室,受人揖拜也懶得理,即入舍脫衣,裸身畫畫。宋元君謂此人乃真畫者,或因此人知天地之大美在於無為。其餘畫者之胸襟,或未能容納此大美焉。衣衫之為何物?不外乎令人做作之物,平庸者多因「有為」而揀擇衣服。哀公見魯國人人身穿儒服,冠圜冠(戴圓帽),履句屨(穿方鞋),緩佩玦(以五彩絲帶繫玉玦),便以為魯國多儒士,莊子則道:「君子有其道者,未必為其服也。為其服者,未必知其道也。」後請哀公號令,將無道而身穿儒服者處死,翌日便只剩一人敢著儒服,哀公問過此人國事後,發覺此乃真儒者,魯國原來僅有儒者一人。

林伯氏與其同道,亦如當年魯國真儒者般少,某些參加者雖守規矩,卻終未能了解裸體聚會之真義。林伯氏嘆謂某些男會員參加聚會,只為看他人妻子之裸體,卻不願他人見自己老婆身體,故而從來獨自出席。天體會雖成立多年,每次聚會,只有十數人出席,足見其曲高和寡矣。據說在當年廣州,有人不解林伯氏天體會之意,藉天體之名義舉辦色情派對,從中謀利,終遭官府禁止。

天體會若曇花現:香粉寮林伯氏

一九五六年,林伯氏移居法國,不再在港做生意,其天體會從此消逝。林伯氏在法國天體海灘或已結識大量同道之際,香港人則乘六十年代工商業興旺之勢,沉醉於光鮮衣著之幻覺中,先敬羅衣後敬人。今社會風氣雖已變改,但少女身體卻依然受外物所累,怕若無蓋之以「大眼仔」眼珠膠膜、塑膠睫毛、「立體」胸墊、姻脂水粉、時髦衣衫鞋襪,即使無衣蔽體亦難以誘得情郎。有男子則視其髮型如衣衫,在都市街巷行走時,若見鏡或玻璃,則停步梳頭,愛撫其美髮一番,若有風吹亂髮型則「慘過甩褲」。都市人,為謀生或同存,故難免俗,非受衣著規矩之束縛不可。男女赤裸共聚之崇高境界,依然如亞當夏娃之伊甸園般,太遙遠,太遙遠。

參考書目:

Karl Toepfer, Empire of Ecstasy: Nudity and Movement in German Body Culture, 1910–1935,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7, <http://publishing.cdlib.org/ucpressebooks/view?docId=ft167nb0sp;brand=ucpress>, accessed on 24th July 2016.

《新譯莊子讀本》,黃錦鈜注譯,臺灣:三民書局出版。

吳昊著《香江騎呢錄》,香港:次文化堂出版。

魯言著《香港掌故》,香港:廣角鏡出版有限公司出版。

文:麥敬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