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大數據:中國金牌夢碎? 寫在里約奧運閉幕後

「這是什麼玩笑嗎?中國要被一個成績從未勝過我們的國家超越了……」(You kidding me? The country which has never finished above China is about to……)中國主要官方通訊社新華社,曾在8月16日在Twitter上發這麼一個帖,並附上里約奧運獎牌榜。當時,奧運賽程過去了約一半,英國獲16金,中國15金緊隨其後。最後結算,英國以27金23銀17銅的成績排在獎牌榜第二,領先之後一名的中國一面金牌(26金18銀26銅)。新華社的帖子出現不久已被刪除,但英國這個在眾人心目中體育並不強的國家,為何能超越中國的疑問,就一直縈繞在眾人腦海中。是中國隊表現不佳,還是英國大躍進?

2008年,奧運在中國首都北京舉行,隨着國家隊一面又一面金牌和獎牌落袋,很多香港人見證了中國參與奧運以來最輝煌成績,51金21銀28銅共100面獎牌。不過8年罷了,70面獎牌數量雖是史上第三多,但26金就滑落到千禧年前的水平,夾在1996年阿特蘭大的16金和2000年悉尼奧運的32面中間。其中一個解釋是「主辦國效應」。

每個主辦國都希望獲得好成績,因此從得悉主辦權到手開始,就投入大量資源籌備。除了興建場館,改善城市面貌外,最重要的還是培養精英運動員,用大量獎牌去映襯東道主的威風。通常,他們會首先鞏固本身的強項優勢,進取些的就再開發新奪金點。培訓力度強廣深,運動員水平提升,不但讓主辦國做東家的那一屆獨佔鰲頭,在接下來那屆亦能保持狀態,大放異彩。英國運動員在2012年倫奧表現優異,良好狀態帶到今屆里約奧運,奪金點甚至超越預期。

運動員陸續退役後

中國在2008年和2012年曾嘗甜頭,到了2016年,運動員生涯過了巔峰期,表現不佳。外界在賽前預計,中國能取下29至36金,結果大跌眼鏡。比較這3屆中國隊的金牌進帳項目,以及奪金的運動員,青黃不接狀况明顯,多項強項失手,潛質項目無驚喜。

與08年盛况相比,體操隊從9金到今年無金,最令人震驚。國家隊當年一舉奪下的9面金牌,分別是男團,男子個人全能,5個男子單項包括自由體操、鞍馬、雙槓、單槓、吊環,以及女團和女子高低槓單項。2012年金牌雖有減少,仍有4面,來自男團、雙槓、自由體操和平衡木。體操生涯不長,當初12名有份創下9金歷史的運動員中,陸續退役,包括港人熟悉的李小鵬、楊威、程菲等。較年輕的3人,陳一冰、鄒凱和鄧琳琳,則在4年後繼續有金牌進帳。

到了2016年,男隊只有張成龍一人曾經歷奧運這個修羅場,其餘隊友到了要緊關頭紛紛未能發揮正常水平,像世界冠軍尤浩,就在有機會奪金的雙槓決賽中失手坐到地上。而女隊被寄予衝金期望的小花范憶琳與商春松,就分別於高低槓和平衡木預賽中早早意外出局。

集體失準的瓶頸現象

如果說體操隊是青黃不接、缺乏大賽臨場經驗,那麼以老帶新的射擊隊,又如何?射擊隊於京奧一舉奪下5面金牌,8年後只有一面。

這隊伍有6名前奧運冠軍坐鎮,多年征戰,四朝元老杜麗(2004年、2008年)與朱啟南(2004年),郭文珺(2008年、2012年)、陳穎(2008年)、龐偉(2008年)、易思玲(2012年)都失準,另外多名世界冠軍,卻只有90後新人張夢雪一金進帳,戰績28年來最差。

事實上,青黃不接不能完全解釋中國隊成績為何下滑這麼多。技術跟不上時代,才是另一個慘烈的死因。就像羽毛球這個項目,中國女運動員不止新老交接不順,更被外界認為打法落後,傳統的控制突擊打法,不如外國運動員般強調速度和力度,結果今屆就連決賽也進不了,24年來首次連獎牌也沒有,相比對上兩屆包攬女單女雙金牌,現實就是如此殘酷。

奧運賽場上比技術,說的不僅是運動員本身的能力高低,也包括對規則有多深認識。上述提及的體操隊和射擊隊,其實也遭到類似瓶頸。

近年體操動作傾向高難度和美感並行,更多的翻騰動作,意味對女子腿部力量的要求大大提升,像女子全能金銀牌的美國選手,黑珍珠比莉絲(Simone Biles)和拉絲曼 (Aly Raisman),都有一雙蜜大腿。而中國選拔苗子時,仍然偏向身段瘦小單薄,根本無足夠力量去完成高難度動作。不計美感分,單是難度分已先天大幅落後。

即使別的運動員有小失誤,有着高難度分托底,結合的總分仍偏高。此外,中國隊少練向前空翻的動作,為的是怕運動員受傷。但去掉一半向前動作,整套動作編排自然少了新鮮感,評判都悶壞了,美感方面也不會打太高分。中國十米高台跳水男隊過去兩屆亦面對同樣問題,難度比他國運動員低,只着重雙腿是否合併、腳尖是否繃直等細節並不足以稱雄,大大降低了競爭力。到今屆奧運,中國隊的動作難度跟世界接軌了,加上細節處理更優美,才重新坐上男子單人十米高台王座。

至於射擊比賽,國際射聯從2012年底修改了決賽規則,第一是更改計算名次的方法,預賽成績變成不能帶進決賽,第二是決賽加入淘汰制,以加強比賽的可觀度和刺激感。這套規則是首次應用到奧運會上,但中國運動員看來並未習慣,數人在預賽時都是以首名或前列位置進入決賽,但到了決賽,都紛紛出現了失誤。失誤後又未能及時調整,顯示心理質素不夠穩定。手上的技術有了,但內心未能趕及練得更強大。

急待改革的體制

以中國現時的經濟實力和國際地位,已不用藉金牌多寡去自我感覺良好。但假惺惺說,金牌獎牌不重要其實也不必。像資助英國運動員訓練和生活的英國體育協會(UK Sports),就在官方網頁上,開宗明義說明「每項運動我們都需要你——通過在奧運會和殘奧會的成功激勵國家」,也清楚指出他們的任務,就是確保資源能有效地讓英國運動員在奧運會和殘奧會上,爭取到最多的獎牌數量。

但國家隊在奧運場上的表現,其實揭示了中國政策的不足。國家體操隊青黃不接而美國並無此狀况,是因為美國參與體操運動的人數超過500萬,但在中國,註冊體操選手就只有2000多人。玩的人少,能選拔出來接班的人少,也就正常不過。這個情況並不限於體操,而是橫跨幾乎所有運動項目。這證明中國推廣全民運動力度不足,涉及舉國體制和體校不重視學業的落伍,急待改革。

運動的意義,從來不止於獎牌。主辦和參加奧運的意義,也不限於獎牌數量。身為下屆奧運主辦國的日本,早於1964年就示範過了,如何透過運動改變世界和獲得改變未來的力量。當時,日本政府投入大量資源,打響了日本基建的美名,成為全球最早營運超過200公里高速鐵路系統的國家。在軟實力方面,日本則着眼於改善國民禮儀,最終令國家擺脫二戰戰敗國的陰影,重回國際舞台。2020年東京奧運的定位是「未來之城」,希望實現一場從經濟、科技、文化、生活、教育全方位改革社會的運動,達到「突破自我」、「相互認可包容」、「連接未來」的願景。

中國代表團於2016年里約奧運的成績,也許未達到預設的高度;那麼,在2020年,中國能追到什麼程度呢?

(標題為世紀版編輯所擬)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6年8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