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撐起智慧城市半邊天

早前獲邀參與「擔當領導角色的女性峰會」(Women in Leadership Summit),以「女性在建設智慧城市中的機遇」為題演講,希望能藉此和與會的各界女性精英分享所想,也一起研究問題的解決方案。

智慧城市需要市民群策群力,共同推動發展;而能善用、管理以至研發創新科技的「智慧市民」(smart people),自然是智慧城市的中堅分子。然而,香港似乎沒有足夠的資訊科技(IT)人才來支持這方面的推行。IT人才短缺,全球皆然;不過,女性參與率尤其嚴重偏低。事實上,香港女性在IT行業僅佔17%,男多女少,因此連創新及科技局楊偉雄局長早前都大呼男女比例「失衡情况嚴重」。

根據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數字,過去20年女性入讀本地資助大學的比例增加了8個百分點,由1995/96年度的46%,上升到2015/16年度的54%,即超過一半大學生都是女生。醫科、商科、社會科學、人文科學及教育都是女生擔起半邊天;惟理學及工程和科技兩個學科,20年來雖然有增長,但至今女生也只佔三成多。

鼓勵女性修讀從事IT 提升社經影響力

有關香港女性在IT行業發展情况的資料不多,日前看到一些美國的,可以給我們參考一下。

在美國,IT就業前景非常亮麗。根據美國勞工部的預測,2014至2024年的10年間,全國職位增幅估計平均只有6.5%,IT相關的卻達23%。單在2015年,全美的IT空缺已達50萬,而受相關訓練的新畢業生卻不足4萬。同時,目前從事IT的女性,薪酬比其他行業的女性多33%;而且男女同工不同酬的情况在「STEM相關」(即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工種是14%,即男性「只」比女性高一成多薪酬;相比「非STEM」行業,男女薪金分野可達兩成多。

空缺多、待遇不俗,可是目前美國女性在IT行業只佔四分之一,而商務部更發現,在大學受過STEM訓練的女生,畢業後不足三成選擇相關行業,反而更多加入了教育或護理工作。美國國家教育統計中心的數字也顯示,女生修讀資訊科學學位的比例近年不升反跌,由上世紀70年代的一成多,一直緩步攀升到1980年代的三成;然而隨着互聯網的普及,女生修讀比例反而下跌,近年竟又重返40多年前一成多的水平!

鼓勵更多女性修讀並從事IT相關工作,不單能填補更多空缺、促進競爭力,更在改善女性的薪酬待遇之餘,也提升女性的社會和經濟影響力。

糾正先入為主錯覺 非教育莫屬

YouTube的執行長蘇珊.沃思琦(Susan Wojcicki)早前談到3個可能令女生在科技上卻步的原因,包括她們覺得這個學科沉悶、她們覺得自己資質不足、她們不想被人看到和主修電腦科的「呆瓜」黏在一起。

這些先入為主的觀念,其實往往是錯覺。要糾正錯覺,非教育莫屬。

顧問公司埃森哲(Accenture)與由美國女律師發起的非牟利組織Girls Who Code,最近共同完成一項調查研究,當中訪問了8000多個年齡介乎12至18歲的女生,研究如何能在初中、高中以至大學畢業的不同階段,引發並鼓勵她們保持對IT相關課程如編程(coding)的興趣,這包括父母和老師的認同、朋輩的互為影響、課堂正規課程配合如夏令營等活動,希望把從事IT的女性數目倍增。

回到香港,目前有部分中小學已開始把編程加入正規課程,而我兼任主席的Esri中國(香港)也在去年推出了亞洲首個電子學習項目「Map in Learning」計劃 ,讓全香港中小學免費享用專供政府和公私營企業使用的專業地理資訊系統軟件ArcGIS Online,透過這個電子學習軟件,協助學生開發多元潛能。雖然我們這個計劃並未特別針對女生的需要,不過觀乎女同學興致勃勃的表現,我深信這個軟件確能啟迪她們的學習趣味。

話說回來,以上這些多屬「硬技能」;我認為發展智慧城市,「軟技巧」如溝通能力、同理心、團隊精神等同樣重要,也是美國電子商務企業亞馬遜對領袖的要求之一。想想看,這不正是女性的天生強項嗎?因此我非常期望女生為香港的未來,努力撐起這個智慧城市的半邊天!

參考資料:

(1)〈聚焦優勢 發展創科〉,2016年12月16日,Recruit(www.recruit.com.hk/resources/ArticleDetail.aspx?articleId=34353

(2)Student enrolment(headcount)by UGC-funded programmes(cdcf.ugc.edu.hk/cdcf/searchStatSiteReport.do

(3)”National Employment Matrix”,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Labour(data.bls.gov/projections/nationalMatrix?queryParams=541500&ioType=i

(4)”Women’s Share of U.S. Computing Workforce Declining, but Interventions Could Triple the Pipeline by 2025, According to Research from Accenture and Girls Who Code”, 20-10-2016, Accenture(newsroom.accenture.com/news/womens-share-of-us-computing-workforce-declining-but-interventions-could-triple-the-pipeline-by-2025-according-to-research-from-accenture-and-girls-who-code.htm

(5)”Women in STEM: A Gender Gap to Innovation”, 3-8-2011, Economic and statistics Administration,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Commerce(www.esa.doc.gov/reports/women-stem-gender-gap-innovation

(6)”Table 349. Degrees in computer and information sciences conferred by degree-granting institutions, by level of degree and sex of student: 1970-71 through 2010-11″, National Centre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nces.ed.gov/programs/digest/d12/tables/dt12_349.asp

(7)”Closing the Tech Industry Gender Gap”, 1-2-2016, Susan Wojcicki, The Huffington Post(www.huffingtonpost.com/susan-wojcicki/tech-industry-gender-gap_b_9089472.html

(8)”Women’s Share of U.S. Computing Workforce Declining, but Interventions Could Triple the Pipeline by 2025, According to Research from Accenture and Girls Who Code”, 20-10-2016, Accenture & Girls Who Code(girlswhocode.com/womens-share-u-s-computing-workforce-declining-interventions-triple-pipeline-2025-according-research-accenture-girls-code

(9)”Leadership Principles”, Amazon Jobs(www.amazon.jobs/en/principles

作者是香港大學計算機科學系榮譽教授

原文載《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