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個黃菊的清菊園!

記得中共中央曾由毛澤東提議,黨員死後火化,不留骨灰,豎立殯葬新模式。周恩來總理首先帶頭,身後火葬,把骨灰撒入大海。

但是中共中央有些領導人,卻違反中央決定。第一個帶頭的是華國鋒,在他的家鄉山西交城,建立大規模的陵園。最近的更有政治局前常委、副總理黃菊,他在2007年病逝後,其骨灰盒去年底從八寶山革命公墓,遷至家鄉上海青浦福壽園公墓。官方更為其專門打造一個佔地約10畝的園中園,名為「清菊園」。

從網上圖片看來,這個清菊園,墓前是一片寬廣草地和池溏,周圍松柏蒼勁、楊柳依依、綠草萋萋,並豎立有黃菊塑像。

毛澤東的倡議

1956年4月,在中央工作會議期間,毛澤東、朱德等共151人在一份實行火葬倡議書上簽字,表示他們將帶頭在死後實行火葬。

但是,毛澤東逝世後,接班人華國鋒等人,便違反毛澤東的提議和共同簽字的倡議書,主張永久保留毛澤東遺體,建立規模宏偉的「毛主席紀念堂」。

本來中共中央政治局有一個決議,確定保留毛澤東遺體15天,以便群眾瞻仰。但後來又立即改變主意,決定把遺體永久保存,並派專人去越南「取經」,吸收他們保存胡志明遺體的技術和經驗。這就是今天矗立在天安門廣場、天安門城樓對面的「毛主席紀念堂」的由來。

同時,解放軍前高級將領許世友,也是一個公然反對死後火葬的人。雖然這違反中央政治局決議,但誰也不敢「拍板」讓他土葬。最後鬧到鄧小平那裏,鄧批示:「照此辦理,下不為例。」許便成為中央決議之後,唯一例外進行土葬的高級幹部。

這一個「例外」,還需要王震上將特別到南京軍區,傳達鄧小平的意見,說是對一位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經歷、特殊貢獻的特殊人物;鄧小平同志簽的「特殊通行證」,這是「特殊的特殊」。王震傳達了鄧的7個「特殊」的評價,誰也不可能再有異議了。

周恩來總理言行如一

周恩來總理是第一個提出死後火葬並不留骨灰的人。他認為,從全屍下葬保留墳頭,到深葬不留墳頭,只是殯葬改革的第一步;死後火化而保留骨灰是第二步;只有火化後不保留骨灰,才是徹底的殯葬改革。

他是說到做到。周恩來總理一逝世,他的遺孀鄧穎超大姐,馬上向中央打報告,指出周總理遺囑中不留骨灰的建議,必須執行,使周的遺願得以貫徹始終。

堅持殯葬改革,周恩來、鄧穎超這兩名高級幹部、老革命,始終如一,不做口是心非的事,在全黨樹立榜樣,真正令人敬佩。

黃菊的遷葬以及建立豪華的「清菊園」,是他的妻子請求的。由京遷滬,本來也無傷大雅;可是建個「清菊園」,就頗為過分了。我們不知道黃菊的妻子的政治能量,但大多該是黃菊在滬為政多年的影響力吧。

與此同時,革命歷史比黃菊長得多的前副總理陸定一,最近才被批准遷入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他早年被打「彭羅陸楊反革命集團」,含冤已久,但他的墓前卻刻上他的臨終遺言——「要讓孩子上學,要讓人民說話」,多麼樸實的遺言啊!

以陸定一的革命經歷,今天才能讓骨灰遷入八寶山;而黃菊由八寶山遷葬,就為他打造個佔地甚大的「清菊園」。「同遮唔同柄」,旨哉斯言!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