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逸惡勞

林鄭探港隊班遇「英雄輝」冷待,可能會覺得這個鋼門太不識抬舉,她大抵無法明白,相比起運動員每日面對缺乏場地與支援的困局,為什麼高官親身到場打氣喊幾句加油那麼廉價。所謂「落區」也是同一碼子的事情。有什麼好炫耀呢,落區不過是官員掌握問題實况的最起碼動作,只有有用的施政才可真正改善廣大基層的生活。

可是,今場選舉,聽不到幾許真知灼見,所謂辯論,不論抱持什麼立場,也聽不到對問題有任何獨到見解,真是悶出鳥來。

落區不值炫耀,但為官者不肯落區,不去嘗一下地鐵人迫人的那陣惡臭,連問題意識都不甚了了,固然是太過好逸惡勞,說不過去。好逸惡勞是一個安於現狀的境界,讓你走不出去。

這是我前天瑜伽課的領會。話說當天好些定期課堂取消,便隨便選了個新課綱。運動於我,是個每星期都照辦煮碗的配額,流了汗是交了差。這天,開門進來是個小巧女導師,說話和身手比平常快十倍,省力的熱身操免去,一來就是拜日式,但這個拜日式動作十分使力,一個小時裏,我極力想要跟上追貼堂上的步伐,一次又一次,身體仍然軟趴趴,無法達標,到中段兩臂痠軟,累得要死。可是,這卻讓我感覺到遺忘了的運動的喜悅,才發現平常那點汗,實在太過好逸惡勞。

運動員與他人比賽與自己比賽,好的運動員都追求超越自己,他們都見識到不一樣的境界。好逸惡勞是人的惰性,扯你後腿,最慘是你沒有覺識,以為夠交差就好。

文:黎佩芬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