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投出明智一票

選民在兩日後的立法會選舉投票,不止是為了盡公民責任,更因為行使選舉權是合乎自身利益的明智之舉。這一點,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在2400年前已經說得一清二楚。他警告天下的聰明人,若不參與政治,就必會被比自己愚蠢的人管治,這是他們應得的懲罰。投票也許是明智之舉,但如何投出明智的一票卻是一門學問。我沒有錦囊妙計,但哲人、智者和政治家給過很多忠告,在今日重溫也許有助我們兩天後明智選擇。

「議員不是勤奮就可以,還得運用自己的判斷力。若為迎合選民而不擇善固執,就是出賣選民的利益,而不是為他們的利益服務。」(Your representative owes you not his industry only, but his judgment, and he betrays, instead of serving you, if he sacrifices it to your opinion)

這話出自英美保守主義的奠基者伯克(Edmund Burke)。他提醒我們,對那些開口「公投」、閉口「讓人民決定」的政客,要格外小心。道理其實很簡單,任何讀過公共行政學的人都知道,民意絕非制訂和執行公共政策的唯一和最重要考慮。市民所想跟市民所需未必一致;真正強而有力的領導,有時要「橫眉冷對千夫指」地逆民意而行,說服和動員市民做一些他們不願意做但必須做的事情,免得他們做出愚蠢或危險的事情傷害自己。

「剛做完手術之後,感覺一定比做手術之前糟糕,但如果你要活下去,就不會拒絕做手術。」(After any major operation, you feel worse before you convalesce, but you don’t refuse the operation when you know that without it you won’t survive)

這是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的名言。領導的本質是「給人民所需而非他們所想」(give people what they need, not what they want)。民粹參選人的政綱看起來多複雜其實都很簡單,就是選民要什麼就給什麼。問題是有時選民想要的東西,正是他們最要不得的東西。自私自利、不肯承認自己是問題的根源,這是人性。民粹主義者永遠有號召力,因為他們合理化大眾的無知、恐懼和貪婪。關鍵是你想要一個幫你克服心魔、看清問題所在(英文所謂「save you from yourself」)的議員,還是個只懂得令你「自我感覺良好」的「crowd-pleaser」?

敵我親疏vs.是非曲直

「政治關心的是敵我親疏而非是非曲直。」(Politics has been concerned with right or left instead of right or wrong)

如此一針見血的觀察來自一位詩人——美國作家李察.亞摩(Richard Armour)。一言以蔽之,這就是以「反梁振英」招徠的參選人最大的問題。他們的邏輯是:讓梁振英當特首是找錯了人,而這個「錯的人」沒有可能會做對一件事情。

港產片《飛砂風中轉》有一句出自主角鄭伊健的對白,值得在星期日投票的選民玩味:「我們的社會裏,最大的過錯就是不計後果,只用背後的動機來衡量對與錯。」這句話出自芝加哥學派經濟學家佛利民,原文是「One of the great mistakes is to judge policies and programs by their intentions rather than their results」。

早前法庭輕判佔中領袖黃之鋒和羅冠聰履行社會服務令,原因是考慮到他們的動機是為了政治理念而非私利。佛利民所言非虛,由此可見。

對那些「過盡千帆皆不是」、無法投出手中一票的選民來說,以上所言也許都是空話。能夠引起他們共鳴的,反而是美國幽默作家哈伯特(Kin Hubbard)這句話:「我們都想投票選出最好的代議士,但為何永遠在候選名單上找不到他?」(We all want to vote for the best man, but why can’t we find him on the list of candidates?)

(編者按:香港島選區其他候選名單包括黃梓謙、劉嘉鴻、葉劉淑儀、何秀蘭、張國鈞、詹培忠、鄭錦滿、沈志超、王維基、徐子見、司馬文、許智峯、陳淑莊、郭偉强)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