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熱愛基本法?

特府一直指提倡「港獨」違反《基本法》,但回看多次人大釋法及中央和特府的言行,率先違反《基本法》及其核心的,正正是他們自己。

九七回歸當日《基本法》生效,成為香港的一部「憲法」。但回歸至今已經歷四次人大釋法:1) 一九九九年,港人內地所生子女的居港權;2) 二零零四年,政改由「三步曲」變成「五部曲」及否決零七零八年雙普選;3) 二零零五年,董建華腳痛下台引發的下任特首餘下任期問題;及4) 二零一一年的剛果案。

當中以第一、二次釋法的爭議較大,前者特府繞過法院向國務院尋求釋法;後者則拖延香港政改步伐,及後二零一七不能實現「真普選」。當然憲法會有漏洞,需要就實際環境修改,但《基本法》寫明法院在審案時可以解釋《基本法》,若特府及人大常委按《基本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為一己權力而運用釋法提按修改權,就有違特府在反「港獨」中常說的《基本法》的核心,即「一國兩制」,並將普通法地區應處理的法律問題交由大陸法地區解釋。

選管會「僭建」確認書,要求立法會參選人簽署「明白擁護」《基本法》第一條、第十二條及一百五十九條(四)。及後梁天琦「做足」選舉主任要求仍被剝奪參選資格,原因是選舉主任「信納」梁天琦「無意擁護《基本法》」及會繼續主張「港獨」。不過,《基本法》作為一部「憲法」,憲法的作用是規定社會制度、機構組成、保障公民權利和義務等,具最高權威及限制政府權力,而不是限制公民權利,況且據《基本法》二十六條,香港永久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及被選舉權,姑勿論選舉主任有沒有權力據其他法例考慮參選人的資格,選舉主任絕無權力擔任法官的角色,判斷任何人「無意擁護《基本法》」。

若如特府所指,提倡「港獨」是違法,並不能參選立法會,應該由《基本法》二十三條定奪,但二十三條未立法,特府及選管會理應無權阻止提倡「港獨」者參選,否則就是違反《基本法》二十六條,違憲的反而是特府。

《基本法》的核心可以八個字概括,即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是由已故的鄧小平提出的,實牙實齒。舊事不提,最近的李波及林榮基事件,明顯內地有「強力部門」跨境執法,干擾香港的出版自由;他們被內地人員拘押後沒有進行審訊,還要派員到港監視他們回港的舉動,嚴重違反「一國兩制」。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日前開腔,指獨派涉嫌觸犯法律,但特府沒有採取行動禁止,又明言獨派不得進入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以及各中小學。此說法已違反《基本法》二十二條—中央所有部門不得干預香港事務。

姑勿論獨派言行有否違反《基本法》,中央部門及中聯辦已屢次違反。《基本法》這部「憲法」已退化成在上者濫權的工具,最初他們插手香港事務、不給予港人「真普選」,及後將「一國兩制」肢解成「一國」及「兩制」,且「一國」事事行先;港人,特別是未經歷過六四及九七回歸的年輕人對「一國兩制」再無信心,宣揚「港獨」自救,特府又用《基本法》抵制獨派人士參選。在上者每次恃着《基本法》逆港人意願,難道這才是《基本法》的作用及「核心價值」嗎?

學生組織「學生動源」在多間中學成立「本土關注組」,表明會在校內討論「港獨」,呼籲學生會藉學校資源宣揚有關政見。教育局得悉事件後,局長吳克儉急急開會商討對策,有傳教育局會取消鼓吹「港獨」的教師教籍及學生學籍。不過學校不是北韓,吳克儉亦不是金正恩,學生回家上網及看報紙,一樣接收到有關「港獨」的報道,於小息午膳時間談及。那麼教育局應否引用確認書所述的三條《基本法》條例,在學校產生寒蟬效應,當「港獨」爭議不存在?

按時勢看,陸續會有中學成立「本土關注組」,教師校長則成選舉主任的翻版,要檢查及「信納」學生是否「明白擁護《基本法》」,成為學生和特府,以及良心和飯碗之間的磨心,思考如何「熱愛」《基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