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經濟增長底線

12月23日下午,有消息稱,彭博社報道:國家主席習近平主席在當周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上表示,如果實現中國經濟增速預期目標6.5%會帶來過多風險,那麼6.5%不必成為中國經濟增速預期目標的底線。

這簡直就是重磅炸彈。2015年11月時,官方媒體曾報道,《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正式問世,習近平曾就《建議》做說明,當時他指出,從國內生產總值來看,2016年至2020年經濟年均增長底線是6.5%以上。

習主席曾親口表態6.5%是經濟增長的底線,所有人也就因此達成了共識,所有的經濟學家對經濟形勢的分析、對政策研究的預判,均基於此。一旦這個底線發生了動搖,那之前所有的判斷都會成為無根之木、無本之水。

更令人擔憂的是,23日下午還被瘋轉的消息,很快就無從查詢,也沒有任何媒體出面闢謠稱該消息為假。按官方過往對謠言的處理辦法推斷,這則消息本身的可信度非常高,官方為了避免引發恐慌,才會採取了低調的處理方法,禁止外界流傳,哪怕只是提起。

單靠放棄增長底線便能捱過去嗎?

如果說官方僅僅是不對經濟增長速度預設底線,倒還可以勉強說是市場化進步,然而從彭博社的報道來看,官方是為了避免更多風險,才會提出放棄經濟增長底線這一說法。加上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傳出的論調就是「防風險、降槓桿」,不得不叫人擔心:中國宏觀經濟和金融市場的風險,是不是已經高到必須通過放棄經濟增速這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數字來控制?

假設彭博社的報道屬實,恐怕沒人可以再對中國經濟形勢之嚴峻掉以輕心。還記得2016年早些時候,本欄曾寫過,中國經濟存在騰挪空間,農村和國企改革的推行,可解燃眉之急,從政策端幫助中國經濟走出暫時的發展瓶頸。然而很遺憾,一年下來,至少筆者沒能看到任何的進展。尤其是被外界視為新一輪增長動力的國企改革,不僅沒能引入競爭機制,反而是在國進民退的路上愈跑愈遠;不僅沒有讓國資殭屍企業見鬼,反而大力推行債轉股、試圖拉長信用風險爆發時限,讓銀行系統兜底的同時徹底入套。

在這個時候,還有什麼資格來談經濟增長,除了基建,哪裏有什麼可供討論的增長點?而基建,又不過是老調新彈罷了,中國經濟還只能在原地兜兜轉轉。

談風險,是因為沒有誰可以一力承擔中國經濟崩盤的罪過,就像國企改革倒退,是因為沒有誰可以一力承擔國資流失的責任。當下的問題,單靠放棄經濟增長底線,便能夠捱過去嗎?有誰敢肯定地回答「是」?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