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就是平權

近期台灣立法院討論婚姻平權法案,引起社會熱議,連帶使香港的性/別團體關注。惟筆者發現,香港的部份性/別團體對台灣婚姻平權法案有所誤會或不了解,故望澄清之。

婚姻平權的內涵是打破異性戀霸權

當我們談及婚姻平權的時候,應先了解何謂異性戀霸權。什麼叫做霸權?簡單來說,霸權就是沒有人逼著你去做,你還是會自動去做,這就是霸權。就如在香港,英國政府並沒有規定香港人一定要學英式英文,可是香港大中小學裡使用的、教的,無論是文法、用字,都以英式英文為主,這就是一個霸權的體驗。

同理,異性戀霸權在這社會之中,讓所有人的對「家庭」有一個劇本——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爸一媽等,形成以異性戀為主的「核心家庭霸權」,排擠男男、女女、單親等家庭多樣性。而婚姻平權的其中一個內涵就是把「家的多樣性」的刻版印象打破,使「家」不再限制在「一男一女」的解釋。

同性戀不能繁衍下一代,一樣能適用於婚姻制度

筆者必須指出的是,婚姻制度從來不會把不孕症、不生小孩的一男一女排除在外,而現代的年輕夫妻因為經濟等因素,很多都沒有打算生小孩,造成生育率下降,表示了繁衍不是婚姻的必備條件。婚姻並不能單一指向繁衍,婚姻還有共同生活的內涵。事實上,無論同性婚姻是否通過,也無法改變大多同志實際上已經共同生活的「事實婚」的存在,而同性婚姻合法化對同志來說,是能夠有「法律婚」上安頓各種身份、財產以及各種制度上的待遇,讓同志能在法律上平等。

同志婚姻是人權

反方經常提到兩公約對婚姻的定義是一男一女,故提出同性婚姻並不是人權。而其中主要的兩條條文,即《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六條及《公民及政治權利公約》第二十三條。在條文中提到的分別是「成年男女,不受種族、國籍或宗教之任何限制,有權婚嫁及成立家庭。男女在婚姻方面,在結合期間及在解除婚約時,俱有平等權利。」及「已達結婚年齡的男性和女性之締婚權和成立家庭的權利應被承認。」

筆者認為,反方在此以「男女」這個關鍵字把法條過度擴大解釋為「婚姻只限於一男一女」。實際上,兩條法條均沒有把婚姻局限在「一男一女」或「男女」之中。法條上用「男女」這樣的字詞應是用於通稱的表示,而非性別限制。事實上,聯合國在2013年5月14日聯合國人權辦事處的YouTube頻道上就透過影片稱"LGBT rights are human rights."。

另外,歐洲人權法庭的一系列的判決中並沒有說過「同性婚姻不是人權」等言論。法庭認為,同性婚姻這問題應讓各國政府自己決定,人權法庭並不能代各國處理。而且,歐洲人權法庭有特別提到在當代的時空下,國家應該要給同性婚姻者相當程度的立法保障。

婚姻平權和性平教育同樣重要

先不談那些滑坡的論點,有些人認為婚姻平權通過後,會影響到小孩子的教育變壞,甚至被迫接受「同志教育」。筆者認為,有關性平教育的精神是教導下一代對性別的尊重,讓小孩子認識性別的多元,消弭歧視才是教育應有之義。在異性戀的社會之下,筆者看不到性平教育會把小孩的性別維思混淆不清,而觀察台灣實施性平教育後,校園裡的歧視雖然沒有完全被消弭,可是接受性平教育後的年輕人對同志或跨性別人士等的排斥性有所降低,讓性少數在社會上的生存環境變得友善,這就是性平教育的功能,也是應該要做的事。

我們要向著陽光,去爭取我們的權利

總而言之,台灣的婚姻平權法案是亞洲同志平權的一個重要指標。而婚姻平權也不會排擠到原有異性戀的婚姻權利,只是在現有的婚姻制度下把願意結婚同志納入婚姻保障之內,讓結婚成為選項,在法律的基本層面上實踐平等,消弭歧視。

有人說,婚姻平權在台灣並沒有共識,事緩則圓。可是台灣同運三十年來,因為性別氣質、性傾向等在平權的列車上中途下車的生命實在不是少數,我們不應該再讓更多的人因為這樣而逝去,使這社會生存的本質適合所有人。

文:李沛權(畢業於台灣東吳大學政治系,在台生活6 年多,對社會議題略有見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