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自己

認識一位身世特殊的女生,要無奈地被不完整及扭曲的家庭觀念浸漬。她受到難以啟齒的個人背景影響,以致在感情價值觀及相處上,總是拿捏不到重心,不能把心智定下來,整天都像在盲頭蠅般,到處亂撲找人愛。

這女生家庭背景令人側目,由嬰兒至成年期,幾乎全由社會福利處安排人生。但她個人卻非常上進,很能讀書,現在是一位國際稅務律師。她說,作為律師所努力接受的基礎智力及推理訓練,令她有足夠能力去照顧自己的生活,也令她遇到很多人品及背景高質素的人,所以一直不愁沒有好男人可讓她接近,但她就是接二連三被這些好男人拋棄,每次都傷心得死去活來。她說「只有我感覺被人愛時,我才能感覺到我是完整。不再被愛時,我覺得自己支離破碎。」

她的故事,令我想起一位美籍女作家翠絲.麥美倫 (Tracy McMillan) 的身世。麥美倫有一個相當坎坷的童年,住過二十多個寄養家庭,離過三次婚,本身已經是一個很複雜的故事。她在她的書籍著作透露過,她的父親在她嬰孩時期開始坐監二十年,母親是染上毒癮的妓女。她認為她的美麗在如此的家庭背景下,是一種不幸,令她經常處於被男性滋擾及奪到男性的愛之間,不斷自我質疑存在和存在價值。她在嚴重欠缺家庭的愛之下,一輩子都覺得自己不完整,所以一察覺有男士喜歡她,便像看到砌圖缺塊般,急不及待投入感情以令自己感受到完整。她渴望從結婚取得安全感,但其實不安全感總在她結婚後才正式真正開始出現,而且因過去的感情失敗及離婚,令她總在質疑自己的生存信念都是錯的,不安全感也一次比一次強烈。

在她發現第三任丈夫戀上比她年輕二十年的女生後,她突然醒覺自己其實一直因為渴求有人愛她,所以並沒有專注於自己的存在,整副精神就是想著別人是否愛她,而她似乎從來不曾愛自己,不曾接受自己的過去和家庭背景,而且每次離婚亦令她製造更多自憐自卑。於是她鼓起勇氣要一次過將自己所有自卑透露出來,出了一個有超過三百四十萬點擊率的TED Talk,教大家對自己要如同「跟自己結婚」,以此為治療自己沒有安全感的板斧,慢慢地將生命焦點及精力,由別人轉回自己身上,不再以期待對方專注於自己為辦任何事的大前提,努力為逗弄自己開心而生活。

所以就算上天不能賦予自己一些好概念、體會、及背景,去令自己明白何為家庭及何為愛,我們總最少有自己這一位不離不棄的愛人給自己練習去愛。當自己為自己而活著,不為討好別人而活,精神能量就能集結在自己身上,而不致把自己鎖在那些不著邊際的情感猜疑,令自己及別人飽受監視或被寵縱。心智安穩好,精神力量夠,能活在當下發揮自己,便不用大費周章到處撲愛去填補虛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