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無選擇 做人有得揀

只是一個月都不夠,繁體字就面臨兩次滅亡的危機。先有教育局的諮詢提到,學生要有認讀簡體字的能力,引來家長們排山倒海的反對,當局才澄清無計劃取代繁體字;言猶在耳,本星期才更名的無綫J5頻道,在黃金時段播映附簡體字幕的普通話新聞,一天之內就惹來逾一萬宗投訴。

硬食「更多選擇」

原本以為無綫是「賊佬試砂煲」,官方的回應也只以「新安排既可為各方觀眾提供更多選擇,亦照顧不同觀眾的需要」帶過,怎料總經理李寶安左一句「歧視簡體字使用者」、右一句「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製造事端」,利用這些黨媒專用的字眼,將投訴的觀眾由受害者打成加害者,怎能不令人火起?

其實普通話新聞並不是新鮮事,而自從數碼廣播推行以後,觀眾可以利用電視功能,自由選取字幕的語言,繁簡字幕並存,觀眾各取所需。但今次令人氣憤的是,就算是同一條頻道,其他節目仍可自由選擇語言,偏偏只有普通話新聞和財經報道不可以,要觀眾「硬食」,這是哪門子的「為各方觀眾提供更多選擇」?

有人可能會說,無綫自甘墮落,杯葛甚至無視它就可以啦!要知道無綫的頻譜是龐大的公共資源,對它批評,不單是希望它會改善(不少人已不抱期望),而是確保公共資源用得其所。根據《廣播條例》,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要以香港為主要目標市場。普通話新聞硬配簡體字幕是否符合此例可以商榷,但如果缺口一開,難保電視台會變本加厲,到CCTVB真正出現時糾正已太遲。

更令人擔心的是,電視台此舉是赤裸裸的洗腦工程。過往無綫新聞高層被指嚴控(甚至竄改)新聞報道內容,操控觀眾對新聞事件的觀感。而對於一些非以廣東話為母語的本地或外地(翻牆收看)的觀眾來說,新聞的信息含量高,用「外語」接收始終有困難。現在既有電視台體貼他們的需要,他們當然卻之不恭,甚至以後只收看這同聲同氣的報道。他們對即時新聞事件的理解,甚至意識形態,就被耳濡目染了。永恆的亞視甚至「香港人的電視台」鳳凰衛視都做不到的,無綫做到了。

希特拉這麼說……

電影《十年》的其中一個單元,講述的士司機不諳普通話,被乘客嫌棄,更被禁在等候區接客。不用等十年,這些「個別事件」已經發生。有家長在網上吐苦水說,兒子在學校講廣東話,被操普通話的同學欺凌。也有部分列明以廣東話授課的大學課程,被內地學生投訴,指講師罔顧他們的學習需要,有些教師和學生被迫就範。希特拉的名言已經被引用再引用,但還是要警惕:「要消滅一個民族,先要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先要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先從學校下手。」現在不止學校,連回家看電視,也不知不覺被閹割。剛慶祝過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那個政權,卻用法西斯方法控制你,現不反抗,還待何時?

我們的無力感很重,只能用縛雞之力反抗,同時可能要開始儲起字典、報章雜誌等繁體字文獻,讓這些文化瑰寶不因劣幣氾濫而消失。此時聽到廣東話新聞報道說,財爺撥出二千多萬,幫助粵語港產片反攻大陸,雖然杯水車薪卻有象徵意義。雖然字幕不能選擇,但做一個有尊嚴的真香港人,我們仍能選擇。

文:梁慧思

原文載於2016年2月26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