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高我城,還只是故步自封?

「六四」旦夕遠去,那些一度甚囂塵上,要杯葛六四晚會,又或要和中國割捨關係的聲音,卻仍然繞梁於耳邊迴盪。近年中港矛盾日烈,部分市民對內地政府乃至蔓延到對中國身分的厭惡,也非不能理解,畢竟不久前,中央仍不時發表言論,對港核心價值和政治事宜,或指手劃腳,或弦外之音。

但回想昔日北京奧運或汶川地震年間,港人無論歡喜或憐憫,對中國認同感又是何等高。故港人並非不可能對中國向心,但前提是中央能展現當今的國力與發展,一如京奧年間所展現的形象,讓港人同抱國家自信,願意認同這個國家共同想像體,豈不目標達成,甚為美哉?故籠絡香港民心,非不可能的任務,反而毋須那些麥克風上的言論,因那僅會弄巧反拙,更促港人離心。

但反觀香港,我們又是否毫無問題?當下部分港人恍如鴕鳥埋頭,一味以為中國落後、野蠻,彷彿漠視連外媒也關注的中國崛起和政經發展。以為香港能獨步於世、毋須外求的心態,只會落得夜郎自大、脫離現實之困窘。尤讓人心痛經網絡渲染後,這類自我封閉的本土思想更趨極端,相互強化執迷。我們絕不能在心房築牆,排斥相反觀點信息。掩耳盜鈴地沉迷自信,終會使香港陷入龜兔賽跑式的失敗,背離兼容並蓄之本港真正核心價值。

文:俾斯麥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6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