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港獨通告

特區官員敲鑼打鼓高調反對「港獨入校」之後,一些辦學團體相繼響應,向學校發出「反港獨」指引。

指引貌似不偏不倚,說學校保持政治中立、不會進行任何形式的洗腦教育、不會灌輸政治思想、引導學生多角度思考等等。

但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通告卻開宗明義,指「港獨」容易碰觸法律,隨時負上嚴重後果,要保護學生,對家長負責,「本校絕對不容許港獨主張在校園散播」。

特首梁振英將港獨比擬講粗口,說在社會上講粗口不犯法,但在學校講粗口會犯校規會被趕出校。港獨粗口論已經是比喻不倫。這份學校通告,更上升到新的層次:港獨等於自殺和打劫銀行。

通告是這樣說的:「我們亦不會製做(造)機會在學校談論港獨。這就有如我們不會製做(造)機會叫學生討論『用那(哪)一個方法自殺是最好的』、『用那(哪)一種方法去打劫銀行是最好的』一樣。」

學校是教授知識的地方,寫通告遣詞用字要嚴謹,當然不應該白字連篇,先撇開這個不論,通告邏輯更是前後矛盾,不忍卒讀,令老師無所適從。

如果學校早已一錘定音,「絕不容許港獨在校園散播」,更「不會製造機會在學校談論港獨」,由不准「散播」,收緊至不准「談論」,更把「談論港獨」,比作教人自殺和打劫。

如果港獨就是《哈里波特》裏的佛地魔一樣,提都不准提,那麼,又如何「引導學生多角度思考」呢?又如何能「分析社會事件的來龍去脈及其對個人與整體社會的各種好壞影響」呢?

再退一步來說,港獨可以談,但要立場先行,結論先立,就是港獨十惡不赦,萬劫不復,而不是一步一步的討論「該與不該」、「行與不行」,那麼這與向學生「灌輸某一政治思想」又有何分別?

不准「港獨入校」,不准在校園內討論港獨,根本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偽命題,因為如果說學生要散播,要討論,天大地大,網絡最大,學校阻止得了嗎?政府阻止得了嗎?除非立法禁止,提到「港獨」兩個字,馬上拉人封艇,收監坐牢。

辦學團體放棄教育理念,沒腰骨沒承擔,官員吹雞腳軟跪低的窩囊表現,令人齒冷。

[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

原文載於2016827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