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須捍衛兒童的受保護權與參與權

近月有幾宗中學學生校內抗議事件,被傳媒廣為報道,當中涉及對校政不滿、向官員遞交請願信不果等。社會輿論頗為兩極化:一邊是讚揚學生敢於發表意見、對不公義的事發聲;另一邊則認為這是「雨傘運動」的「餘毒」,令學生動輒以激進手段迫使校方回應訴求。

筆者希望透過此文,指出學校必須尊重學生權利之餘,亦探討學校在兼顧辦學理念及維持秩序的底線下,如何作出應對方法。在紛擾的時局中,尤其對於思想較成熟的中學生,校方應以適當的方法,履行保護他們的責任。

配戴黑臂章是正當行使言論自由

筆者簡述一個關於學童權利的美國權威案例(Tinker v. Des Moines Independent Community School District)。1965年底,有中學生佩戴黑臂章回校上課,抗議美國發動越戰。校長表明學生如不移除臂章,則會作出停學處分。他們因堅持佩戴臂章而被校方勒令停學。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協助學生訴訟,結果最高法院以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為依據,判學生勝訴:

一、學校應保障言論自由,包括配戴臂章等「象徵性言論」,沒理由要求學生或老師進入校門後卸下憲法賦予他們的權利。

二、校方如要堅持其言論審查政策,必須證明學生的言論嚴重影響學校運作。證據顯示四位學生配戴黑臂章上課沒有妨礙學校運作。

不能忽視《兒童權利公約》賦予的參與權

至於香港兒童則受《兒童權利公約》(下稱《公約》)保護,香港政府有責任採取適當的立法、行政及其他措施,以實踐《公約》內容,讓兒童享受到應有的權利。《公約》內的列明的兒童權利可大致分為四類:生存權、發展權、受保護權及參與權(註一)。「參與權」可說是現今最受學校忽視的權利,當中包括「有主見能力的兒童所發表的意見應獲得適當尊重」、「兒童應有自由發表言論的權利,包括取得和分享各種信息和思想的自由」及「兒童享有與他人和平會面及參加團體組織的自由權利」。上述Tinker案顯然保障了這些權利。

傳統看法認為學校是學生學習學科知識的場所,校園生活不應觸及政治討論;又認為學生識見不足、不夠成熟,不應讓他們參與校政,所以不少教育工作者同意去政治化的教育是保護學生的最佳方法,例如要求學生服從學校為他們定下的規則,鼓勵學生把心力放在學好學科知識與參與有益身心的課外活動。

重視學生對時局的憂慮、對教師的猜疑

筆者理解他們保護學生的初衷:讓學生渡過相對單純的中學生涯。然而,我們理應設身處地了解現時學生面對的處境:報章與網媒一再出現批評制度崩壞、官員濫權、漠視法治的輿論,而政府總是無法作出有力的釋疑、澄清與補救;政治人物與網民互相攻訐、似是而非的言論充斥於社交媒體,情緒很易受到鼓動。

學校沒可能禁絕學生接觸這些資訊。學生一旦接觸它們,可能會對前途感到憂慮,也對政府與成人世界失去信任,而這種猜疑會影響師生互信。學校如果禁止學生在校內舉行論壇討論敏感時政,沒有就重大校政改變諮詢學生,學生會認為校方只是為校譽著想、不想被家長責難、不想見報惹麻煩、也會認為教師只懂自保、不想花時間與他們溝通辯論、權威被冒犯等,而沒有尊重他們的言論自由及參與權。

筆者認為教師要與學生建立信任,校方應考量學生的成熟程度,讓學生在不影響日常學習的前提下行使參與權,同時亦須強調「行使自由須遵守合理限制」,例如解釋校方的憂慮、立場與底線,商討如何避免可能出現的衝突。校內出現抗議事件,通常是源於校方多次無視學生的合理訴求。

校方須保護發表意見的學生

比起因討論敏感議題而引起混亂,學校更應該擔憂的,是學生可能會因表態或不表態、參加組織而被「起底」及人身攻擊。《公約》亦指出「兒童的私隱及名譽應受尊重及保護」,確保他們不會因正當行使參與權而受到傷害。

就算校方禁絕校內所有行使參與權的活動,也不代表學生情緒不會受時政影響。校方可嘗試推行措施讓學生安心發表意見,例如:校方可提供基本而不偏頗的相關事實,建立理性交流平台,會否令教師更理解他們的想法?如果校方設立機制及渠道讓學生表達意見及參與校政討論,會否對他們的成長更有幫助?教師的主要責任固然是教書、關顧學生,但在高舉人權、敢於表現自我的時代中,校方亦理應提供機會,讓學生自由發表意見、建立組織籌辦活動,協助學生全面發展。

捍衛《公約》是教師專業職責

政府不要妄想把學生的激進思想及行動通通歸咎於反對派及教育工作者,甚至因而透過教育局下達指令,剝奪學生的參與權。政府如一再踐踏制度、無視公義、忽視合理批評,只會令更多學生不信任政府,支持激進抗爭。教師不可能為不義政府行為作詭辯、掩飾、圓謊,亦不會、也不可能操控學生的思想,只會盡力以適當方法保護學生,捍衛《公約》賦予他們的權利,確保他們過著安全、受尊重、可信賴教師與朋輩的校園生活。

註一:《公約》詳細介紹可參閱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網頁

http://www.unicef.org.hk/rights/tc/crc.html

文:霍梓楠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