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港台,誰有責?

周四下午,港台節目主持人曾志豪(又名「坐後面嗰位哥哥仔」)網上撰文,縷述出席員工大會的經歷。他在文中慨嘆自己服務港台16年,卻未被視為員工,又自嘲很蠢,竟「以為自己有責任保護這個地方」。讀到這裏,我內心有點翻滾。

比我更激動的人還多着。有朋友是《瘋show快活人》聽眾,追隨多年,矢志不渝。那天他捶胸頓足,狂問「香港有誰不識曾志豪」。另一朋友是《頭條新聞》擁躉,眼見小豪子受辱,他怒火中燒,高呼「而我不知道梁家榮是誰」。很明顯,群情之所以洶湧,最主要是因為被侮辱的主角,乃大眾熟悉愛戴的主持人。

慢着,究竟誰才是風波裏的主角?曾志豪事後提醒:「別忘記,真正焦點是署任的風波」。

主角本應是港台助理廣播處長陳敏娟。陳敏娟署任此職位逾年,卻因「未能促進synergy」為由,一直未獲坐正。港台工會擔心,這將會變成廉署李寶蘭事件翻版,遂向廣播處長梁家榮發公開信,表示關注。梁與管理層及後決定召開員工大會,平定軍心,而會上則恰恰發生曾志豪事件……這段文字,除了最後一句,大眾委實沒太大興趣關心——小豪子我當然認識,但陳敏娟是誰?《頭條新聞》很好看,但香港電台內部人事,關我咩事?

甚至乎回歸基本:香港電台,與我何干?這是一條好問題。

對節目無感

以電視節目為例。眾所周知,港台節目的欣賞指數每年居高不下,資訊豐富,教育意義更是滿分。然而,香港人看電視素來貪心,所以不少人嫌港台製作過分四平八穩,說教味濃,教人頻頻叫悶,直打呵欠。

也於是,除了《鏗鏘集》、《城市論壇》、《頭條新聞》等陪着你我成長的老牌節目,港台其餘製作——就算有多精彩——通常少人談論,乏人問津,與單憑一句「贏在射精前」即可掀起全城熱話的無綫,大相逕庭。大部分觀眾只視港台節目為配菜,睇開就睇,歸屬感不大,更絕少為此主動轉台。

對節目無感,那麼對員工呢?大眾亦甚少關心。這些年來,港台員工屢次就言論自由、編採自主,以至公共廣播議題,發起運動,因此不時成為新聞主角。但久而久之,群眾逐漸麻木。廣播處長繼續空降,港台繼續被陰乾,主持繼續被打壓,員工繼續苦不堪言,但普羅大眾的憤怒已不復再。更何况,當下社會火頭處處,跟其他切身議題相比,港台存留、員工升遷,怎看也不是當務之急吧?許多人如是想。

加上香港電台的先天結構,本來就看似與民無關。一直以來,港台都是政府部門之一,人事任命大權由政府操縱,財政受所屬決策局限制,日常運作更被官僚程序重重掣肘。亦因如此,多年來外界一直有聲音批評港台節目「低級趣味」、「陰陽怪氣」,質疑員工「不清楚誰是自己的老闆」。如今進入港台facebook,思維相近的評論俯拾皆是。

以上說法只說對了一半。

我承認,港台節目題材廣泛,資訊爆燈,有時的確沉悶。如果單純為收視、市場出發,港台毋須為長者、少數族裔設想,也不用再《好想藝術》,訴說《香港故事》;反之應當貼近主流品味,挖掘金句,掀起熱話,搶奪眼球。

公營廣播有三大功能

但公營廣播的存在,本來就不僅用作消閒解悶。英國廣播公司(BBC)第一任CEO John Reith說過,公營廣播機構要提供資訊、教育、娛樂三大功能,並服膺於公眾利益。以上幾點,缺一不可。香港電台成立至今88年,一直努力繞過市場,為民發聲充權。正因如此,有時它個性沉悶,四平八穩,枯燥乏味,但請別忘記,它的內容本質從來都要站在公共一方。

以今次風波主角陳敏娟為例。她1985年加入港台,第一個參與的節目是《奉告》。《奉告》乃官僚套語「無可奉告」的相反,當時觀眾如有對社會民生的不滿,可直接郵寄至港台。當助理編導的陳敏娟會拆信、分類,再邀請相關部門人士親身解答。今天看來,這節目內容擺明單調乏味,卻又象徵了港台立足公共的角色定位。港英年代落幕,德政固然成為絕唱。但情况多壞,我們仍不能遺忘港台的公共性。

員工的使命感

港台員工也值得支持。我認識一些港台朋友,有個別好食懶飛的,但其餘的無論公務員、非公務員、合約制員工,抑或「坐後面嗰位哥哥仔」,大多數都如曾志豪一樣,努力工作,異常有心。有時他們就算明知心血傑作最終只有小眾欣賞(例如因為只在31台播放),但依然抬起頭來,由資料蒐集到後期剪接,一直全神貫注,一字一句,都要斟酌到底。

偏偏員工近年工作環境一直欠佳。過去幾年,聽聞他們試過因大樓日久失修而強忍冲天臭氣,也試過因為資源緊絀(但又要增強服務,面對開台)而精神過勞,被迫分身,一人頂住兩人工作量。更有些昏暗時候,幕後黑手、銳利剪刀在他們身後若隱若現,新聞自由、編採自主危在旦夕。就算如此,大部分港台員工,一直緊守崗位,咬緊牙關,堅持捱下去。這份使命感,我十分欽佩。

人民大聲公

香港電台以公帑營運,是以香港市民才是港台老闆。它不是政府喉舌,而是人民大聲公。亦因此我更相信,香港電台的事值得我們一直關心。這幾天,翻閱港台於2008年出版的《一起廣播的日子》,看到作者陳雲在序言如此寫道:「香港的自由社會……是由港英政府因勢利導而主動構築的,由政府協同市民社會開拓的公共領域。這是七十年代的政治弔詭——香港電台、廉政公署和市政局都是這個弔詭的執行者。」

讀到最後一句,我內心有點翻滾。如今市政局已湮沒於歷史洪流,廉政公署聲譽一落千丈,有關香港電台被整頓的新聞則無日無之……港英年代建立的自由社會、公共領域,看似瀕臨絕種。既然如此,這明顯不止是港台員工的事,也是萬千港人共同面對的處境。為曾志豪憤怒或是好開始,但除此以外,亦麻煩對正焦點,繼續放大雙眼,監察小豪子身後的香港電台。

也許很蠢,但香港人有責任保護這個地方。

編輯:張天馨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7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