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保法案的現實政治

日本上周通過安保法案,標誌着憲法第9條規定的「專守防衛」限制正式鬆綁。「和平憲法」是日本戰後以來懸而未決的歷史產物,對保守陣營來說,只有解除出兵限制,才擁有完整主權。但正如漫畫家小林善紀在一電視節目所言,安倍晉三本來是因為國民相信他的決斷力而支持他,他本人亦一直批評日本政治是什麼也不能作決定,結果現在卻是「通過了決定就什麼都會好」。

對於這種選舉講一套、執政做一套的做法,不少評論認為是對民主制度的威脅。不過,反對陣營除了找來一群學者提出違憲訴訟,還是只能回到民主遊戲中競逐——就是發起贊成議員落選運動。儘管國會外有12萬反對安保法案的民眾,為近年鮮見,然而對於在野陣營能否把法案推倒重來,未敢樂觀:

自民黨多年來推動自衛隊正規化,是迎合美國亞太區利益的親美現實路線。美國一直視憲法第9條為阻礙日本作為亞太區抵擋中國的力量,這次成功通過安保法案,定不希望還原基本。即使日本民主黨執政時奉行中韓友善政策,仍未能抵擋美方壓力處理美軍基地問題,更因釣魚台買島問題與中國交惡,左右不是人,他日在野執政,未必能超越民主黨時期框架。

何况日本國內對安倍的支持,不見得因法案減少很多。《每日新聞》的民調顯示,國內有57%市民對通過法案表示「不予置評」;內閣支持率更微升3%。有別於冷戰時期由美方主導亞洲國家圍堵,現在是不少亞洲國家對中國也有直接利益衝突,日本只需鼓動對中矛盾,隨時可壓住反對陣營民意,言自民黨大敗,仍言之尚早。

主張維護「和平憲法」者本來的訴求,是日本只有擺脫美國的控制,日本才能謀求真正的獨立自主,這訴求或許因「通過了決定就什麼都會好」而無法回天,很「吳亮星」。這也是為何筆者某程度認同,政治理想遇上現實政局,除了實力,可能真的沒有東西能夠證明你是對的。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