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獨裁 仍需完美順民配合

在人大第五次釋法當天,中大校園內發生了以下有趣的一幕:在人流最多的地方之一的大學港鐵站旁,學生會努力地用擴音器,呼籲同學關注人大釋法事件對香港法治的破壞;可惜,無論在人數、聲勢及獲得的注意力上,學生會同學卻遠遠不及在旁邊「dem beat」宣傳文娛康樂等活動的同學。

這校園內的簡單一幕,正正是香港政治現象的完美縮影。無論政治上如斯變天,民生卻仍舊繼續,彷彿是絲毫沒有受影響。即使有知識分子、熱血青年及部分有醒覺性的市民,如何吶喊、聲嘶力竭地希望爭取社會上其他市民的注意,最終所得到的和應和認同,仍是寥寥可數。除了慨嘆在一個仍是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年代,作為一個追求政治理想的改革者,是何等寂寞和孤單外,更使人想起最近剛剛由香港大學出版社出版、牛津大學學者林根(Stein Ringen)的著作《完美的獨裁:21世紀的中國》(註)。因為書中的重要論點之一,就是一個完美的獨裁的形成,其實也需要有完美的順民去配合,不獨正中了目前中國政治體制的要害,也反映了目前香港的政治現實。

權力的雙向性

在書中,林根認為單用「極權主義」(totalitarianism)或「獨裁」(dictatorship)等字眼來形容當今的中國,雖然尚算正確,但卻過於粗糙和籠統,未能精確地捕捉和描述中國政治制度的神髓。他也指出用「專制」(autocracy)等字眼去形容中國體制是太過溫和。所以,面對中國的特殊情况,他便創造了「管控專制」(controlocracy)一詞。作為一個「管控專制」的國家,中國成功的地方並非只在於她什麼也控制、一切也要在政府的掌控或默許下進行,而是達到這個「管控專制」的模式的手段,不是只靠暴力和高壓,而是成功地令人民自覺控制自己的所思和所想,人民不需被下令去做某些事情,便自動自覺自我審查,不會去做一些「不應該做」的事。這令人產生中國「沒有那麼獨裁」的錯覺,起碼在她的人民心中,便有這種自我安慰和自我催眠的感覺。

因此,林根便稱中國為「完全獨裁」(perfect dictatorship)的典範,也以此作為他的書名。這個獨裁「完美」的地方,正是它有「完美順民」,自願地去接受和配合它的管治,不需要長期透過武力鎮壓來支撐其政權及維持政局的穩定。在大大省減管治的成本之餘,也有助增強政權的合法性,鞏固了它的長期管治能力。

這本書的啟發性,除了是掀開了中國政府能長期維持它的獨裁管治之謎外,便是清晰地指出了權力的雙向性:一個權力關係能夠長期維持並有效運作,不可能只單靠有權者從上而下的施壓,而是也要依賴受權者已默許及接受了這種權力關係的存在,放棄了掙扎及反抗,甚至變本加厲地去主動配合,使制度的運作變得流暢和完美。情况就如林根書中所描繪的中國一樣。

目前的香港,面對人大不斷釋法、法治面臨淪陷,所謂的一國兩制,在中央的權力變得絕對超然、完全不受制衡下,也彷彿日漸蕩然無存。處於這種情况下,和中國國內的「完美獨裁」相比,在制度的硬件上,香港和中國已愈來愈相近。慶幸不同是,在人民是否已完全變成順民、放棄挑戰這個「完美獨裁」並主動配合上,仍有一些距離。可是,使人憂慮的是,從大學校園內你有你孤身關注人大釋法、我有我繼續聲勢浩大地「dem beat」來看,願意配合「完美獨裁」、在這大時代下選擇繼續「正常生活」的人,可能已愈來愈多,而堅持發聲抗爭的人似乎愈來愈少。這是一個不容忽視的警號。

政治的改變絕不能單靠一腔熱誠

抗拒「完美獨裁」的形成,不甘心做順民,便要認清政治的改變絕對不能單靠一腔熱誠。政治上從不存在「邪不能勝正」的道理,而只有優勝劣敗的常規。因此,支持民主的人不能只憑自己站在道德上的高位,便認為自己會得到支持及獲得最後勝利,而是需要策略上的配合和實力上的加強。

在策略上,如何扭轉社會上的分化和兩極化,包括了逆轉泛民與本土及自決派的割裂,以及整個民主派內部的碎片化現象,將會是首要任務。這個社會撕裂的現象其實始於雨傘運動,這場運動雖然成功地喚醒不少香港人,但卻把香港分裂成以較年長一輩為主的保守板塊,及以年輕一代為首的進取板魂。而當不少人歸咎雨傘運動的失敗,是因「不夠勇武」的時候,卻忽略了整個運動期間,所得到的社會支持一直少於半數市民,最終有助政府成功輕易清場。

如何學會向政治立場不同的一方伸出橄欖枝,加強合作和團結,正正是爭取民主的非建制派目前最需要做的工作,但也是他們在能力和態度上最弱的一環。要知道,即使他們如何不喜歡非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也好,他們當中有不少人仍然是經由地方直選、用一人一票的方式選出來的。這情况就如美國的新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一樣:無論他如何不知所謂也好,也是因為有很多美國人投票給他,他才可以成為總統。要反對他的最佳策略,並非不承認選舉結果,因為這等同推翻民主選舉制度,輸打鸁要;而是了解選他的支持者對現狀的不滿及面對的種種難題,正視他們的需要及為他們提出解決辦法,才是最民主及最有效、在下一屆趕他下台的方法。無論在美國或香港,不斷指罵自己不喜歡的政客或其支持者,恐怕只會於事無補,更加深彼此之間的仇恨和鄙視。

削弱一國兩制 將帶來嚴重後果

一國兩制的建立,是確認了兩種不同的制度對香港和中國的重要。它的削弱和消失,將會對香港和中國帶來嚴重的後果。人大沒有自制地不斷和粗暴的釋法,已使在制度的硬件上,香港和中國的「完美獨裁」愈來愈相似。目前只差的恐怕便是「人心回歸」,香港人甘願做「完美順民」的一步。

註:Ringen, Stein(2016), The Perfect Dictatorship: 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作者是中文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