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誓風波的混戰

青政宣誓風波以來,我從未寫過一文討論,原因大概是局勢極是混亂,我需要多一點時間觀察才能明白。隨着事件發酵接近一個月,我倒是想提出幾點讓大家去思考:

1. 梁游對於事件中「不願承擔」的態度,是整個事件持續惡化的重要問題。回顧事件,大概他們的原意只是想表達政見,但點知原來立法會根本「玩唔起」(其實同樣地梁游都「玩唔起」呀…)。事件發生後,兩位一直以口音問題迴避自己其實藉「玩野」表達政見,現在事情鬧大後仍然是死口不認輸,好像覺得如果道歉就是向中共低頭。其實宣誓這回事就是俾面派對,佢要你做你咪做囉,最多只能叫叫口號。現在「玩」到連議席都危危乎,仍是死口不認錯,又是什麼態度?承認自己玩大了,誠懇道歉,是作為政客有承擔的表現;這不是向建制低頭,而是向選自己入去的選民負責呀。

2. 梁游之前講過他們有所謂的「評估風險」,但他們又有沒有看過宣誓若「出事」的「案例」,例如毓民在2012年的情況(http://bit.ly/2fnSxbo)?當時他「在未重新宣誓前,不能參與下星期一至二的事務委員會,和參與有關會議的表決。」即是宣誓不成功就不能參與會議/表決,這是有例可循,更不用說一定不能選主席啦。有例可循之下,可知道其實「宣誓」這回事立法會真的「玩唔起」,姑勿論你覺得他們多幼稚都好(其實大家現在鬥幼稚…)。係咪真的有必要在這個位玩?不可以宣完誓入到去再同佢玩?唔得嗎?

無論如何,現在局勢的發展相信已經比起當初他們「評估」的風險差太遠了。我想他們絕無想過會引發憲政危機甚至釋法吧?既是如此,作為有承擔的民選代議士,是否應該要最起碼出面道歉?當兩位的一念之「玩」成為了人大釋法的導火線,那更不是「俾位人入」,更加動搖一國兩制嗎(雖然已經是名存實亡但兩位又何需再多加一把去證實什麼)?民心又真的站在你們兩位始作俑者那邊嗎?死不認錯的結果,只有眾叛親離呀!

當初在政綱中寫的理念,又做到嗎?你入都入唔到去,有志都難伸啦!你幫過社會大眾D咩?咩政績都未有就叫人繼續支持你,你又過意得去嗎?明明是人地叫你好好宣誓你自己唔肯呀…而家你地仲個個月拎8/9萬人工架喎。4次開會都流會,入去推撞一陣,就代左8/9萬人工,你對唔對得住選你入去的選民?

3. 當日梁天琦因為港獨立場問題不能出選,曾言梁頒恆是他的Plan B;即是當初在新東補選選梁天琦的人,其實絕大部分都過了票給梁頒恆。弄出了這麼的一個大頭佛,連議席都危危乎,但梁天琦卻不哼一聲,記者會亦無個,當日成熟處事的大將之風完全蕩然無存(而即使梁天琦沒有講過游是Plan B,但在九東支持梁天琦的人有不少一定是投了游;而事實是當時梁天琦有幫游開街站,而游的當選更直接令毓民墜馬)。你想想,支持你們的人選你入去,是為了睇你宣唔到誓、做唔到議員職份、引發憲政危機甚至釋法嗎?有幾多人當時不斷話,拉哂成家的票就投俾梁或游?你對唔對得住佢地先?

既然梁天琦作為一位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而梁游能成功當選,梁天琦亦功不可沒的話,梁天琦亦有其政治責任,為事件解話甚至道歉。多少個民生議題要過、多少重要的議案要審議,就是因為你地宣誓玩野搞到乜都做唔到,呢種情況同拉布推倒惡法令會議流會根本是兩碼子的事情。大家是愛之深、責之切,你地又明唔明呢?

可預計的是,港共政權無所不用其極,都要讓兩位失去議席才甘休。而即使港共政權有多邪惡,如何行政干預立法乜乜乜、甚至釋法,當初都要有人俾位佢入至得架。「條路自己揀、x x唔好喊」,最終對本土派失望至極的,從頭到尾亦只有選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