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貓的夢

筆者一向是個多夢的人。

近來選委的工作如火如荼,杏林覺醒有關醫委會政策研究工作繼續進行,就連醫院也因為天氣反覆轉涼而病牀爆滿,忙得不可開交。日間工作忙碌,晚上就更會做夢。我跟大部分人一樣,精神壓力大的時候,就尤其容易做惡夢了。

但跟別人不同的是,惡夢醒來,我不但不會覺得累,反而會覺得舒心。因為筆者的惡夢都可怕得不得了。驚醒後發現原來只是場夢,世界並沒有那麼恐怖,我沒有被人追殺,家人還都健在。驚魂稍定再舒了口氣,然後,即使世界還是這個世界、香港還是這個香港,一切似乎卻都變得明亮了一點、美好了一點。於是一個惡夢,反而會換來一整日的好心情。

很奇怪嗎?其實不然。人是很簡單的感情動物,一切都是相對的。

有養過貓的人都知道,很多貓會比較喜歡吃罐頭貓糧,多於乾糧。於是罐頭可以作為獎勵貓兒的禮物,在特別的時候讓貓兒享受一下。但賣乾糧的人會告訴你,如果你太溺愛牠,每天都給牠吃牠最愛的罐頭貓糧,卻會得到反效果。貓兒很快會習慣吃好吃的罐頭,而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然後哪天你給牠吃乾糧,牠反而會覺得你在虧待牠,沒了胃口,甚至發脾氣絕食了。

因為貓和人一樣,對周遭的事物有着相對的感情和期望。

貓兒吃慣了不怎麼好吃的乾糧,美味的罐頭貓糧突然出現,才會讓牠特別興奮雀躍。我做惡夢時經歷了十分可怕的世界,於是一覺醒來,才會特別覺得現實世界的可愛。

於是,精明的老闆會在凍薪前,先告訴僱員「公司可能要裁員了」。

對自己唱功沒信心的歌手會在演唱會開始前,先告訴歌迷「我今天感冒,唱得不好大家不要見怪喔」。

做零售的會在貨品加價前,先作更大幅的加價,再「私底下給你個優惠」。

凡此種種,花俏一點的學名叫「期望管理」(expectation management),說穿了就不過是老掉牙的「開天殺價,落地還錢」罷了。這種壓低期望再超標演出的老套把戲,不單在職場商場屢見不鮮,就連公共管理上也一樣常見。

倘葉劉是「貓乾糧」 「貓罐頭」會是誰?

最近,表明有意問鼎特首之位的葉劉淑儀發表政綱,不但強調應就23條立法,「完成維護國家安全及領土完整的責任」,更高調表明要在「8.31框架內重啟政改」。在民生方面,葉太的政綱不但包括研究發展郊野公園,亦將引進具體措施肯定警隊表現等等。如此政綱,由一手造成當年50萬人上街的人口中說出,當然讓民主派人士卻步,就連建制中人亦有保留。最近曾鈺成也投下不信任票,暗批其競選標誌不倫不類,「似乎贏唔贏得到呢,就好有疑問喇」。

弔詭的是,如果她是中央明顯屬意的下任行政長官,曾鈺成當然不會如此不留情面。那麼,如果葉劉淑儀根本沒有「獲得祝福」,她的高調出選和政綱,會不會就是為香港人設計的期望管理工程?又如果,葉太是「貓乾糧」的話,「貓罐頭」會是誰?會不會就是明言會貫徹梁振英路線的那一個?

我夢見久被圈養的家貓,為着有貓罐頭吃而快樂不已。不知不覺間,牠已經忘記自己最想要的,其實是牠本來有機會吃到的,名為「民主」的鮮魚了。

(作者按:本文為個人意見分析,並不代表「民主300+」立場)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