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的選擇權

上星期六早上經過九龍塘一帶,車多過人。友人說,這是常態,別大驚小怪。難怪城規會早前拒絕了不少當區民居改變為學校之申請。最近家長論壇的重要新聞,就是九龍塘某名校幼稚園,因地政總署要求業主繳交高昂的「容忍費」,幾經考慮還是要結業,受影響的300多名學童被迫轉校。大抵這間學校的家長,財政能力較佳、轉校能力較強,所以沒有走去教育局門口抗議;但學校結業,家長要勞碌奔波撲學校,相當不幸。

網上論壇的「潑冷水」者認為,這類家長「唔抵幫」,因為這些名校幼稚園,一早就是兩文三語、「催谷之霸」,特別為某類中產「怪獸家長」而設。所謂「有這類家長,就有這類幼稚園,就有周邊的催谷學習班」,亦是這些家長扭曲了教育制度,迫到其他家長也要陪玩這類「催谷遊戲」,也是為何幼童在幼稚園就要鬥識寫字、升小學時就要「18般武藝」的元兇。

不過,這些「潑冷水」之言,卻是少數。因為不少家長都知道現在的教育遊戲,早已在幼稚園開展。因為自幼童找幼稚園開始,家長就要決定要走本土路線抑或是國際路線。因為如果子女一開始就要走本土路線,即循本地學校升上去,將來讀主流小學以及中學以至本地大學的話,就要在一些本地名校有淵源的幼稚園,為升小作準備。但家長心知肚明,如果按此路徑升上去的話,因為語言、課程及學習環境及方法等差異,子女很難轉去國際學校就讀,恍如「不歸路」。

同樣,假如家長要選擇國際路線就讀國際學校的話,也同樣面對上述差異,子女亦很難回歸本地學校就讀,亦是一條「不歸路」。例如子女原本讀國際學校幼稚園,如果要升上本地學校讀小一,最難適應的是語文(例如中文)、課堂秩序以至教學方法等。單是中文,在國際學校幼稚園的學生,可能連基本的寫字能力也欠奉,但在本地學校讀小學時,已經要寫比較艱深的繁體字,適應上很有困難。

全民家長被迫「怪獸化」

家長處於夾縫之中,就有一大堆古怪行為,例如早上讀國際班、下午讀本地班。又例如即使早上返學,下午就要「盡谷」語文更要能歌善舞。近十幾年,有「名幼稚園」彈出來,標榜的就是兩文三語四語、豎琴口琴電子琴,暑假已環遊世界做盡其他學習經歷(有幼稚園安排去南韓濟州島考察,台灣已經out),「谷」到最盡,務求子女在本地小學面試,八面玲瓏;或往國際學校面試,外語無難度。影響所及,現在連屋?幼稚園的課程,也要朝向這類「名校幼稚園」的教學方式靠攏,結果就是全民家長被迫「怪獸化」。

早前看選舉論壇,問的卻是幼師師資問題。但幼師師資是教師工會的事;家長關心的不止是幼稚園老師有沒有學位,而是為何5年來,幼稚園教育為何愈搞愈「怪獸」?一張要求幼稚園不要學習寫字的官方指引,有屁用?

文:王慧麟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