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察:「2025中國製造」被禁談之前

古代東亞大陸的鐵器,最初是從西亞輸入。中國人學會了冶煉生鐵,在製造農耕用的鐵犁、做飯用的鐵鍋是沒問題的,但是軍事上用的堅韌鐵器(鑌鐵=特種鋼)則大多依舊是以進口居多——貿易路線就是騎馬游牧民控制的絲路

中國人多,故可以提供更多生鐵,作為初級加工品「出口」到內亞,並「進口」鑌鐵。

美國學者謝弗《唐代的外來文明》一書中說,鑌鐵的「鑌」字可能來自印度帕克拉語中類似pina的伊朗方言。這個地方的考古遺址發現了不少鑌鐵冶煉坑,但卻找不到生鐵冶煉,故學者推測,生鐵可能是進口自中國。

中國人知道鑌鐵這種東西,至少在三國時代。《魏書西域傳》裡面已經有記載,說是來自波斯。唐代詩人元稹作詩讚美鑌鐵做成的寶劍鋒利無比:「金剛錐透玉,鑌鐵劍吹毛。」

元稹的家族是鮮卑人,他是拓跋什翼犍第八子彭城王拓跋力真的後代,或許他的家族很早就接觸過西亞進口的高級物品,就像二戰前後的上海人、戰後的香港人一樣,對西方的制度、文化和生活方式,遠比一般中國人更為熟悉。

女真人雖然打敗了遼國,但也讚歎遼國的軍事技術。他們一邊說「遼以鑌鐵為號,取其堅也」,一邊說「鑌鐵雖堅,終有銷壞」。可見,契丹人掌握這種特種鋼的技術。

金國打敗遼國,有可能獲取了這種製造鑌鐵的技術。女真人對工匠比較尊重,超過對農人。宋人史書裡記載的金兀術的鐵浮屠,最多時有五千人,是精銳中的精銳,全身包著鐵甲,好像坦克車一樣往南推進。可見其鋼鐵冶煉和加工技術,超過當時的中國人。

金國人崇尚佩戴鑌刀;他們製作並佩戴的鑌鐵刀,刻有花紋。契丹人也曾把鑌鐵刀贈送給送中國人。

到了元代,官方設置「鑌鐵局」,這是管理來自中亞的色目人工程師的機構。不用說,蒙古人也掌握了鑌鐵的技術。

但中國人把蒙古人驅逐到長城之外,這種技術就失傳了——就像戰後日本人離開滿洲,中國人接收,滿洲瓦房店的軸承工廠從此退步十幾年。但即便是如此,瓦房店軸承依舊是目前中國最好的軸承生產廠。

這種情況,劉仲敬概括為「瓦房店學」,就是強調大一統儒家(後來替換為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官僚機構,並不重視技術和工程師,只重視四書五經和毛澤東思想,從而技術研發滯後,只能靠山寨或工業間諜。(參見《經與史:華夏世界的歷史建構》)

2025中國製造,中國如果不改造內部的文化和意識形態問題,重視工程師,在川普的封殺下,到了2055也很難實現。至少從漢代到清代這一千多年,鑌鐵的技術中國人一直不會。

轉載自作者臉書,現題為評台編輯擬,原題:從蒙古人的鑌鐵到中國的高鐵 再到2025中國製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