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兒:澳門人的悠閒

最近聽到澳門朋友苦着臉投訴澳門人:「澳門人真的太悠閒了,各個行頭都很細,很安於現狀。」之前做過幾次訪問,沒想到澳門受訪者都不約而同談論這一點。

這種悠閒,在港澳文化互相衝擊下,特別明顯。有港夫「嫁來」澳門,單是走路的步伐,就已經發現,香港人走得太趕急,而澳門人總是慢半拍。

這種慢,在等巴士時特別明顯,我試過在氹仔等一輛去下環的巴士,在非常貼近馬路邊的車站,足足等了二十分鐘,而最後車程卻少於二十分鐘。另一種慢,是巴士車程的慢,由外港碼頭想去關閘,同一目的地,如果不小心坐了3號車(而不是3A),十五分鐘的車程,就會延長至少四十五分鐘,由東開始繞到南面的新馬路,再遙遙往北走,走一趟「環島之旅」,這對遊客來說還是不錯的體驗,但對打工仔來說,一寸光陰一寸金啊。還有說好的輕軌,通行的日子恍似遙遙無期。

另一緩慢體驗,是很惱人的銀行事務,其實每區都已設有不同銀行分行,但始終還是居民人數眾多。去取張排隊飛仔,一看數字,三十多人等候中,於是偷時間去吃個飯回來,再看,還有十多人。最終等候時間花了兩小時,辦理的事務才不過十多分鐘,真有種讓我回到法國的感覺,小小城如此,每天只能做一件事。

始終是香港人的性子急劣根性作祟,工作時候總是不希望「享受」這種悠閒。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2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