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土必爭

大學校董會改組,這題目悶得發慌,寫出來也怕悶死讀者。

一個懨懨欲睡的周六午後,我出席了中大校董會改革的諮詢會,場內校友、學生不少,討論氣氛熾熱,時而滲出火藥味。

這題目原來一點不悶,跟中大學生、員工、校友息息相關。港大校委會發生了什麼事,大家都一清二楚,愛護中大的人,絕不想同樣事情發生在中大。

今年三月,中大教職員和學生會都舉辦了公投,九成人反對特首必然成為校監,這一點,檢討校董會架構的校董們,應已聽到。

但校董會提出的新安排,特首仍是校監,他仍有權委任三名成員入校董會。梁振英目前貴為所有資助大學的校監,在他任內,委任了李國章任港大校委會主席、何君堯與陳曼琪(反佔中律師)任嶺大校董。

被委任入大學的校董,有時對大學一無所知。剛被委任為中大校董的李君豪,被記者問到中大有多間書院,他答曰:「五個書院,其他加加埋埋好似有十幾個。」(答案是九間)

特首必然成為校董,有人視為理所當然,自殖民地時代,港督已是必然校監。又有人說,外國很多名牌大學也是如此。

港督來港執大權,受命於英國執政黨,執政黨由民意授命,在英國有民意基礎。港督做得不好,要向執政黨問責(雖然港人沒發言權),要向國會交代。

若論英美名牌大學,人家有民主選舉,政府首長任大學校監,問題沒香港大,斷不會有一個只有689票的特首出任校監,然後委任親信入校董會,再肆意干預校政。

中央如何整治國內大學,我們看在眼裡,但我們不能不戰而降,要寸土必爭。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