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港獨」的一些思考

(前言:港獨議題近期成為城中熱門話題。港獨思潮是如何萌芽和興起的?港獨思潮為何會成為當今社會的熱話?它與當今香港社會的政治經濟狀况有怎樣的關係?這些問題,都是市民揮之不去的疑問。《明報》觀點版邀請了各界人士撰文,期望展開一場平和理性、擺事實講道理的討論,以增進讀者對此議題的了解。本周我們從政治、歷史等角度探討港獨議題,希望帶出更寬闊的視角。觀點版編輯)

年輕人有理想有夢想並對自己忠實本是很好的事情。有年輕人追求獨立自主,當然也值得鼓勵。做父母的,有誰不希望子女能自立和為自己的事情負責?然而,當年輕人要追求香港人為自己的政治前途自決,那就不是個人選擇的問題,而是會影響其他人的事情。年輕人有理想有夢想並忠於自己十分可貴,但自己做的事若影響到別人,就要小心。

香港《基本法》保障港人的言論自由。若在朋友之間討論,甚至在報章上以個人名義討論,並表達自己支持港獨,我並不認為有問題。我甚至覺得吐出自己的心聲,比壓在心裏更好。

然而,自己此刻支持港獨,仍應勇於檢討這些想法。肯反思肯檢討,個人才能進步;大家都肯反思肯檢討,社會才會進步。

是否也要尊重他人安居樂業的自由?

我支持表達和探索的自由。但反對任何人組織推動港獨,更反對支持港獨的人去參選立法會。學生在校內以個人身分談港獨甚至支持港獨,沒有犯法亦不應受懲處。但校方不應該容許學生在校內派宣揚港獨的傳單或組織推動港獨的團體。

我反對讓支持港獨的人去參選立法會。他們根本不接受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怎樣能忠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和為特區服務?

有組織地推動港獨必然會傷害特區與中央政府的關係,並因此間接傷害其他港人的根本利益。絕大多數香港人都希望能安居樂業,寄望社會繁榮進步。港獨支持者自己要做夢問題不大;訴諸行動影響別人,等同把追夢帶來的快感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有人說「香港人」是個獨立於中國人的民族。有人這樣想沒有人可以干預,因思想確是自由的。然而一旦這些人訴諸行動,要搞社會運動,那就不是個人的事。年輕人是不是也要尊重其他人以安居樂業為重的自由呢?

我認為大家無論感情上多麼盼望「獨立成國」,都必須明白:追這個夢跟安居樂業是互不相容的。香港人口有730萬,面積僅1100平方公里,資源匱乏,怎麼能自給自足?大家可否認識到香港倚賴大陸市場和大陸產品的程度?大家可知道在恆生指數50隻成分股中,H股加紅籌股,以2016年1月的市值計,佔整個市場的41.6%?破壞了跟中央政府的關係,香港還可能作為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中心嗎?

客觀上,香港要追「獨立成國」的夢可以,要實現則根本是不可能的。但要付出的代價卻非常巨大。年輕人若真的要亂來,恐怕將來要自立謀生會非常困難。若自己經濟獨立也不行,屆時那種無奈感恐怕更難以承擔。

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建議《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在舊條文加入闡釋,包括要求教師「在不預設立場的情况下,引導學生從不同的角度看事物」。筆者是同意的,但「不預設立場」應該是一種態度,特別是以人為本、虛心求證的態度。「預設立場」即不問因由、當正自己已掌握真理。老師和同學都應持以人為本、虛心求證的態度,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據聞建議中的修訂守則亦引入涉師生戀的條文,要求教師避免與學生發展不恰當的師生關係,舉例闡釋如建立不當的親密關係。這正好是一個例子。為什麼說「發展師生戀」不對?是不是預設立場?自由戀愛不是現代人的基本人權嗎?原來客觀而看,容許師生戀會產生很多問題,一是同學和老師可能會分心,分心會影響學業亦會影響老師的教學;二是師生涉及權力關係,可能會出現不公平特別是濫用權力的問題;三是如出現三角戀麻煩更多,對老師履行老師的專業將會更難;四是學生思想心智尚在發展階段,自制力往往較弱,情緒亦較衝動,複雜的事端出現機會很大。師生戀不是不可能,如等到同學畢業離校後完全沒有問題。

港大陳文敏教授撰文如是說:

「有些人說,討論可以,但結論只能有一個,這種『討論』不正就是政治灌輸?通告的威嚇字句,令人想起內地的『七不講』政策,教育淪為愚民的政治工具!」

筆者對這說法不能認同。師生戀、亂倫,可不可討論?結論可不可只有一個?客觀地分析,師生戀、亂倫可不可以使社會進步?可不可以保護幼小?結論是「不可以」當然不等同「愚民的政治工具」!至於內地的「七不講」,我早已指出「七不講」中的第一條就是「普世價值不要講」,但是,中國的領導人顯然認同普世價值的存在。如果普世價值不存在,2008年北京奧運的口號「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又怎麼能叫得響?怎麼能打動人心?

「獨立成國」一切就變得理想嗎?

普世價值當然存在。然而普世價值究竟是什麼?普世價值理所當然是舉世公認的,舉世公認的即是人同此心。大家既然都有共識,緣何會變得政治上那麼敏感?

原來世人多把手段(means)和目的(ends)混淆了。要認清手段和目的之不同,得靠相當的智慧。不少人把西式民主視作價值、視作目的。但中共不認同西式民主為達至普世價值的最佳手段,相信她可以「以自己的方法」追尋「中國夢」。由於普世價值的普遍性,「中國夢」和「美國夢」應該沒有什麼分別,不外是自由、平等、安居樂業、國泰民安、免於恐懼、世界和平等。

今天的中國,當然仍未達到這些理想。但試問哪個國家堪稱已達到這些理想呢?

今天香港的一些年輕人追求港獨,一個原因就是中國未達到他們的理想。但是香港縱然「獨立成國」,難道一切就變得理想嗎?

作者是珠海學院商學院院長

原文載於201695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