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新移民的負面看法:本地人vs.移民?

文:方偉晶、郭樺

香港作為一個移民社會,根據2011年的本港人口普查,四成左右的居民是並非出生於香港的移民,而近一半的居港未滿7年人士是從中國內地移居香港的「新移民」。從2003年開放內地個人旅客自由行以來,大量「雙非」孕婦爭相來港產子造成醫院牀位緊張,未滿7年的香港居民申請綜援引發風波,跨境學童造成部分地區幼稚園與小學學位緊張等。各種具體的衝突產生大量反對移民的聲音,並引發各種抗爭行動。「新移民」在身分政治的暴風驟雨之下被不斷與負面印象掛上等號,似乎成為了所謂中港矛盾諸多註腳之一。

其實綜觀其他國家,歧視「新移民」並不是香港的風土病,對移民的負面觀感亦非香港特色。美國蓋洛普(Gallup)2014年民意測驗顯示超過四成美國人認為要減少移民;加拿大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2010年民意測驗結果顯示近五成的加國人認為移民對加國帶來負面影響。英國2011年民意測驗也顯示超過一半的英國人希望大幅減少移民數量。拋開政治爭拗,各地社會對移民都存在負面情緒,只是程度上的差別。

社群身分認同的社會規律

那麼在社會中,「舊移民」(在本地生活一段時間的移民)對「新移民」的看法又會如何?我們採用Andreas Wimmer提出社群身分認同(group identity)的社會規律(social pattern)來了解香港的情况:個人形成對所屬群體的身分認同之後,會採納所認同群體的價值觀與行為方式。這個身分認同的社會規律蘊含一個重要的意義:身分認同可以受外在環境影響。當移民融入一個社會,隨着居住時間延長、社會生活擴展,會逐漸內化該社群的價值觀與行為方式,從而產生對本社群的認同。同樣地,移民來香港之後,隨着居住時間延長,結識更多的本地居民,從而形成本地身分認同。如果這是一個正確的說法,那麼「舊移民」也可以產生與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一樣的價值觀。

移民交友圈致態度趨同本地人

為了驗證這個想法,我們採用2014年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與香港浸會大學林思齊東西學術交流研究所對香港5個有較多移民居住的地區進行的抽樣調查數據。調查訪問18歲至59歲逾千名本地居民,樣本包括居住於香港7年以上及以下的人士。我們將被訪者分成3組,第一組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第二組是居港7年以上的人士,第三組則是居港未夠7年之人士。而未夠7年人士之中,我們集中研究女性,因為根據2005年政府統計資料顯示女性佔居港未夠7年人士七成以上。我們首先測量了3組人士對「新移民」負面影響的5個方面的認同程度:包括就業機會、教育機會、交通擠迫、置業困難和領取福利。結果發現相比居港7年以下女性,居港7年以上人士的態度更接近於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見表)。例如六成以上本地出生的香港人「十分同意」或「同意」新移民損害香港人工作機會。而三成半居港7年或以上的移民對新移民採取同樣的負面評價,但只有近一成半居港7年以下女性持有相同看法。我們的研究進一步發現移民在港居住一段時間後逐漸與本地出生人士態度趨同的主要原因是移民交友圈。居港7年以上的移民如能交往至少一位本地出生的朋友,可以顯著地增加其對「新移民」的負面態度。

負面看法非只源於本地人

總括而言,對新移民的負面看法不是香港獨有的現象。而這些負面的看法也並非只源於本地出生人士。來港一段時間的移民,隨着結識本地出生的朋友等方式吸納本地人的價值觀,其中也會包括負面的看法。這個結果也說明那些將香港現在的問題歸結為中港矛盾,尤其是政治化為本地居民與移民社群對立的看法可能簡化現實情况。如果對新移民的負面看法是一個在很多社會都會出現的現象,政府也更有需要學習其他社會如何擬定社會政策和處理這些關係。

參考資料:Andreas Wimmer. 2013. Ethnic Boundary Making: Institutions, Power, Network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相關文章:新移民就是民建聯的鐵票?

 (香港新移民研究系列之二)

作者方偉晶是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訪問教授、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社會學教授,郭樺是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研究員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