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韓國的經濟報復有效嗎?

韓美兩國部署薩德系統步伐加快,中國政府與官媒開始新一輪強烈批評韓國的輿論潮,並展開經濟報復,包括限制赴韓國旅遊,禁止韓星表演、韓劇,抵制韓國貨,以及抵制樂天集團等,中韓關係降到最低谷。中國反對韓國部署薩德是固有立場,但經濟報復韓國,雖然可能起到在國內的宣傳作用,對解決問題不見得有效。

中韓經濟依賴非單向

首先,韓國是一個經濟強國,中國沒有足夠力量讓韓國屈服。韓國GDP(本地生產總值)總量排世界第11,約佔中國12%;人均GDP是中國的3倍多,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工業化國家。中韓貿易投資關係緊密:中國是韓國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和進口來源地,同時韓國是中國最大的進口來源地和第四出口目的地。貿易關係是雙方面的,對如此密切的貿易伙伴,制裁與貿易戰只會兩敗俱傷。韓國每年從中國獲得大量經濟順差,確實非常依賴中國市場,但中國對韓國一些韓國產品如半導體的依賴也難以一下子找到替代。韓國在中國的投資也遠高於中國在韓國的投資,這些投資背後涉及的都是大量的勞動力崗位。可見,中韓之間的經濟依賴並非單向。

第二,中國對韓國的報復不符合WTO(世界貿易組織)國際貿易規則。大概正因如此,中國並沒有正式打出「制裁」的名號,而是通過官方媒體和共青團等社交帳號鼓動群衆「自發制裁」。但中國的這種做法已被外間愈來愈洞悉,不以為然。薩德事件中,國際社會大都同情韓國:一來,韓國在自己國土上部署防禦武器,符合國際法;二來,朝鮮一直不顧《核不擴散條約》及聯合國決議,發展核武器及彈道導彈並威脅韓國,令部署薩德有緊迫性與正當性。中國雖然在國際貿易體系中佔很重要的地位,但並非不可或缺。與美國經濟制裁其他國家相比(如伊朗、利比亞、敘利亞、朝鮮等),中國缺乏「一呼百應」的能力,單靠自己制裁別國,能量小很多。

經濟制裁難壓過國安與尊嚴問題

第三,這種依靠民族主義支持的經濟報復很難持久。中國近年來類似的報復都得不到預想中的效果:2008年,中國群衆因為奧運事件抵制家樂福無疾而終;2012年中國制裁菲律賓,無法令菲律賓在南海黃岩島問題上讓步;2012年的反日比現在反韓更聲勢浩大,最後中國在經濟上對日本的施壓無法持續,更不能阻止日本與中國政治對立,不久後中國反而興起到日本買馬桶蓋的「熱潮」。

第四,在一些相對沒有這麼重要的問題上,經濟制裁可能會有效。2010年,中國因為挪威頒獎給劉曉波制裁挪威,過了6年,以挪威聲明「堅持一個中國政策,充分尊重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高度重視中國的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告終,重新關係正常化。即便這可以被解釋為制裁有效,但只能用於並非核心利益的場合。是否部署薩德是關乎韓國的核心利益,任何經濟制裁很難壓過國家安全與國家尊嚴等問題而令一個國家屈服。

第五,民族自尊心普遍很強又喜歡糾結歷史問題的東亞國家更難在國家尊嚴問題上低頭。即使撇除薩德,韓國與中國在歷史問題上也至少有4個矛盾:(1)在中國東北地區與高句麗問題上,韓國極不滿中國把高句麗視為「中國的地方政權」,也不滿中國否認韓國是高句麗的繼承國;(2)中韓之間的「朝貢關係」,在現代看來是屈辱的不平等關係;(3)19世紀末朝鮮爭取現代化的過程中,滿清在朝鮮設立租界甚至提議兼併朝鮮,以韓國視線,中國當時不過是與日本一樣想控制朝鮮但失敗了的一方;(4)中國在朝鮮戰爭中支持朝鮮,是阻止朝鮮半島統一的主要力量。這些矛盾是潛在的中韓民族主義衝突的「爆點」。近年來,對中國「恢復朝貢體系」理論也引起韓國警惕,在韓媒中多有論述。民族主義一旦煽動起來,任何經濟制裁都難以相提並論。韓國沒有可能因為韓國藝人或個別韓國企業利益受損而向中國低頭;這些企業也不可能為自己在華利益而冒「賣國」指控向本國政府施壓。

第六,報復韓國只會把韓國推開。前幾年,朴槿惠一直頂着美國等的壓力與中國交好,而希望中國能阻止朝鮮發展核武器。韓國甚至在中日矛盾上很明顯地站在中國一邊——朴是發達國家中少數出席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的元首;中國輿論有一段時間甚至已把韓國看作「自己人」。中韓關係密切令人印象深刻。但中國對朝鮮發展核武卻束手無策,又不願意放手讓美韓解決。中國不承認部署薩德是韓國生死存亡問題,一直宣傳韓國為了美國利益而故意與中國作對,不相信韓國一再保證不會把薩德系統用於監視中國導彈(薩德如果要監視中國導彈,需要轉換模式,這樣就不能監控與防禦朝鮮導彈了),不能令韓國信服。

中國應有全面新思維

以中日關係的例子,中國對日本的制裁反令日資逐步退出中國,兩國緊密經濟關係「脫鈎化」,政治上愈來愈疏離。韓國《朝鮮日報》社論早前提出,韓國要減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這種趨勢值得警惕,若中韓從曾經親密到戰略合作伙伴關係上倒退,令人痛心。

其實對中國來說,短期而言,上策是寄望韓國反對黨能上台,在對華與對朝問題上轉向。中國現在制裁韓國不但無補於事,反而適得其反,被執政黨煽動民族主義,如此下去反對黨必敗無疑。中長期而言,只要金正恩在位,中國希望在朝鮮和韓國之間搞平衡戰略已經愈來愈困難。中國對朝鮮半島應該有全面新思維。

文:黎蝸藤

作者是旅美歷史學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