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夜行大帽山

環保組織是怎樣辦登山夜行活動的?

最好的回收 是不必回收

沒有人人一式一樣的大會T恤,因為城市人都不缺穿,免得新贈的衣服又淪為即棄品;沒有例牌派發的即棄包裝飲品,因為大家都要自備水樽,而且起步時拿自備水樽來「碰杯」打氣,格外醒目有型;回收設施就在當眼處,但如果你跑去問站崗的義工,他們會告訴你最好的回收其實是不必回收,因為垃圾少造為妙;小食部可以添水,還有水果、小食和即煮糖水,可是很抱歉地,那兒只提供極小量的餐具,甚至希望最好不用派發,因為說好了要自己帶的嘛;假如你不介意,用果皮來盛燒賣也饒有風味,那是義工們的創意——吃掉果肉,留下的柑皮就是小碗子了。

二月最後一個禮拜最凍的那個晚上,我們一家參加了這樣的一個活動,摸黑登上大帽山山頂,為環保組織綠惜地球籌款。綠惜地球才滿一歲,但幾位主力都是資深環保推手,而且心中那團火依然燒得熊熊。大伙兒五百人,下午四時起從扶輪公園分批登山。我們起步晚,出發時天色都暗了,趕及一點點日光的尾巴,看到蓋在城市頂上的雲海。

山上的日與夜是兩個世界,我們一直走到天黑,腳下的城市愈見朦朧,前望唯有路面的白線勉強可依——而在低能見度下,那條白線也漸漸「縮短」,最後只剩五步距離的短短一截。霧氣把電筒光線中途攔下,人們的影子既落不到地面,便一個個站了起來,令同行隊伍彷彿愈行愈壯。這究算是詭異還是新奇,端的視乎看的那人怎想——我家兩小倒高高興興的樂在其中。

待到達山頂雷達站,那個大圓球建築已經被濃霧重重鎖起,不見蹤影了。但三仔爺自有樂趣。他們發現這也是捉精靈遊戲的虛擬擂台,於是聯袂攻頂,成功把遊戲金幣袋袋平安。回到扶輪公園,熱騰騰的番薯薑湯糖水已經在等待,多得義工們冒着寒風煮完一鍋又一鍋。

一包贈品 製造多少垃圾?

執筆時女兒剛放學,從學校帶回一包贈品,有五片獨立包裝的名牌濕紙巾,據說全校人人有份。我看罷莞爾,想起早幾天在臉書看到通識科老師張銳輝的分享﹕他任教的中學收到荃灣民政事務處的「預防季節性流感」小包,每個學生都有一份,膠袋內也有即棄濕紙巾、小瓶消毒液和手帕。他問﹕這製造了多少廢膠垃圾?背後反映了怎樣的意識?小包,派了,也不等於預防了流感,卻實實在在製造了大批無謂的包裝垃圾,宜戒。

身教﹕生活中實踐環保

身教更重要——這是爸爸媽媽都知道的事情。環保也一樣,不能只在書本教課上教,還要在生活中實踐。譬如辦一個不為大自然帶來無謂負擔的登山籌款活動。

作者簡介: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

文﹕蘇美智

原文載於2017年3月7日《明報》副刊親子版Happy Pa 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