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參考有關特首參選人民調支持度

特首選戰在即,參選人逐漸浮出水面。各人在民調中的支持度遂成焦點。

上屆特首選舉裏,民意被視為重要資本。梁振英的民調支持度本跟唐英年相距甚遠,但是經過數月時間,於2011年8月超越唐英年後,優勢逐步擴大,一直領先至2012年3月的行政長官選舉。民望高企至少在選舉策略上有以下功效:一是參選人可以有更強理據說服游離選委;二是其支持者更容易以不同渠道如報道、評論等造勢;三是令不支持其出任特首者必須付上較大代價以偏離民意等。如何參考各種民調結果成為重要課題。

先舉一個錯誤的例子。現時被視為熱門的是林鄭月娥及曾俊華。有指可參考有關問責司長的評分和支持度的民調,但是以此作參考的偏誤很大:一是就?評分的問題,受訪者究竟表達的分數是指該司長擔當有關職位的評分,或是對其擔任行政長官的評分,或是對其個人的評分等,難以辨識;二是就?支持度的問題,問卷問題為「假設明天你有權投票決定續任或者罷免×××作為××司長,你會投續任、罷免定棄權票?」這明顯只是詢問受訪者對該名司長是否繼續擔當該職位,若然該司長獲得較高的續任支持,那其實可以有截然不同的解讀,例如大多受訪者認為該司長擔當有關職位合適,所以該司長更不應參選特首等;三是兩個司長職位的職責差異明顯,除非出現重大經濟問題、金融危機等,相較政務司長,財政司長面對的政治紛爭理應較少。因此,有關司長的評分和支持度的民調絕非合適的參考工具。

至於常用的方法是讀出所有參選人的姓名,邀請受訪者從中選支持誰出任特首。此方法簡單直接,但是受到參選人的知名度(尤其選舉工程未正式展開)、數量、其政治光譜位置以至是否全部人選均列出等影響。粗略而言,知名參選人愈多和其政治光譜位置愈分散,支持度愈為分散。

必須指出,民調既是民意的反映,也對民意產生影響。選用何種民調的問卷設計,效果不盡相同。舉例而言,如果主要參選人A跟數名參選人在政治光譜上位置鄰近,而其主要對手參選人B並無此問題,那麼採用常用的參選人支持度測量方法,便會把參選人A的支持度拆散,形成參選人A和B的支持度差不多的效果,民意不分上下。但是如果把跟參選人A在政治光譜上位置鄰近的數名參選人的選項取走,只供參選人A和B作選項,那便可能形成參選人A大幅拋離參選人B的效果,民意變得清晰。這往往令其他市民相信大局已定,於下次民調時跟隨「主流」民意,強化之前的結果。

民意只是特首選舉其中一個參考

任何對特首選舉民調有興趣的人,需細心閱讀各種問卷問題所反映的「民意」,也必須理解到除了傳統支持度問卷問題外,還有很多在特首選舉中值得考慮的問題設計,如「含淚」或「真心」支持度等,以預測未來走勢,尤其當任何潛在參選者不再被視為選項,原支持其出任特首的市民會轉為支持哪一名參選者或不表態等。

總的而言,民意只是特首選舉的其中一個參考指標,而此指標要於參選人之間的支持度差距顯著時,才發揮較大影響力。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秘書長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