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眾與大同

沒人懷疑美國總統特朗普面對落實競選承諾的壓力,但可能更多人不敢相信他真的會退出《巴黎協定》。全球暖化是整個地球人類面對的問題,而個別行業興衰只是經濟轉型問題,為了短暫的經濟利益而漠視整體人類面對的重大生活問題,突顯了特朗普完全缺乏核心價值觀的一面。

當然,假若特朗普沒有美國中部藍領階層的支持,他未必能當選美國總統。而煤礦工人和汽車業工人正是這藍領地帶的主要票源;但美國人的價值觀只在於有沒有工做嗎?面對鐵證如山,特朗普卻說全球暖化是一大「騙局」,只是一個「欺騙」美國人的伎倆。為什麼全世界要「欺騙」美國工人?他沒有解釋。便是氣候變化科學證據不足,節省能源、改善空氣質素始終是每一個國家的責任和對整體國民負責的重要政策。放棄環保,重振煤礦業及耗用燃油的汽車業,便可令美國重新「偉大」?

特朗普的例子證實了廿一世紀之民主選舉已不看重個人魅力,或政治理念。今天的政治只看社會各階層的利益。這是赤裸裸的政治交易,也是民粹主義最可怕的一面。看來這是大勢所趨,個人民主觀念已發展到變為個人利益觀念,連我們特區最近的特首選舉也跳不出這可怕的框架。君不見那些所謂甚得民心的候選人完全缺乏任何實質的政治理念,而只懂得向某一階層的選民和支持者搖尾傾斜,為的只求一票?

今天的選舉已變成了一個個不同的承諾,有的根本或不能落實,有的只是討好小眾的利益交易。說來說去,我們始終也弄不清楚,是選民的質素倒退,還是我們的從政者缺乏政治道德修養?也許這是我們必須接受民主發展的最終結果,除非我們努力改善我們的政治文化和質素。

文:湯家驊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6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