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行右企

不知道畏高是天生還是後天的,在我來說應是後天養成。小時候在十幾樓天台往下望,不覺膽怯,反而在旁晾衣服的媽直說「好驚」,叫我不要把身子伸得太前。到我老了,漸漸畏高起來,在高位往下望會覺得腳軟,那是多年來把別人畏高的感覺內化了,也因看了各種意外、自殺新聞,由理性認知轉化成恐懼。

旺角朗豪坊的電梯未出意外前,我對那條直達天聽的東西早已敬而遠之,記憶中只用過一次,幾乎是閉上眼像前赴刑場般踏上的。

朗豪坊電梯出事,朋友傳來閉路電視和目擊者拍下的錄像,看後非常不安,電梯後溜速度驚人,沒有人命傷亡算是萬幸。不知怎的,竟想到聖經記載的巴別塔,人類自以為是,欲建高塔直通天堂,結果被上帝懲罰。這個想法與意外的現實有點距離,但共通點是人類的虛榮。始終無法理解這種跨越幾層的扶手電梯有何用,除了是設計者的炫耀。

近年來,商場內經常有一些跨樓層扶手電梯,有時跨兩層,有時三層,都是凌空的,踏上去也有點膽怯。地鐵站的扶手電梯也長,但那是必需的,不是炫耀,像太古、藍田、何文田站那些,旁邊是石屎樓梯,心裏較為踏實。

說了一大堆,今次電梯出事其實與凌空或長度無直接關係,出事成因仍在調查,由此卻引起另一話題——乘扶手電梯應否左行右企,這也是我的疑問。想想,電梯右邊長期站滿人,左右負重極不平均。另外,左邊不斷有人走動,對電梯是另一種壓力。

左行右企本來是公德心表現,自己不趕時間,便站在右邊不要阻擋左邊上落的趕路者。但若這真的造成另一些問題,便要好好檢討了。

文:陳惜姿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