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主席

「凡事只要差不多就好了,何必太認真呢?」

胡適的《差不多先生傳》發表於民國8年,距今97年了。而今時今日,仍然有人樂於遺傳差不多先生那隻眼開隻眼閉、隨便就好、何必認真的基因。

上星期三立法會會期甫開,便鬧出了選主席的軒然大波。民主派議員一直不厭其煩要求候選人梁君彥澄清其國籍問題,有些人會說:「他都說已經棄英了,你們為什麼咬着不放?」原因很簡單:我們都不想做差不多先生。

《基本法》對立法會主席的要求寫得清清楚楚:年滿40歲、通常居港連續滿20年、在外國無居留權、香港永久居民中的中國公民。他在宣誓日早上所出示的、可以用簡陋來形容的兩份文件,並不能說服我們他已經完成棄英手續,所以民主派才會鍥而不捨地要求他本人和秘書處,確認他符合競逐主席的要求。

這與他能否勝任主席職務無關。立法會主席在憲政上擁有崇高地位,主席不止是代表建制派或民主派任何一方,而是代表着全體70位議員。主席選舉的過程只要展示出一點點兒戲,犧牲的,將是議會最後的一絲尊嚴。

撇除取消梁氏參選資格一說,我認為最少亦應押後投票,讓梁議員提供真憑實據、讓秘書處公開確認這些證據足以使他合乎競選資格,才處理主席選舉。我們必須向香港人展示,立法會選主席應該是一件何等嚴謹的事情。

可惜,那邊那一班差不多先生,因為梁議員是「自己人」,便任由他的參選資格胡混過去。他們無視《基本法》,漠視法治精神,寧願讓議會尊嚴掃地,也要盡早捧梁上寶座。

「何必太認真呢?反正他一定會選贏。」你或許也有這想法。

但有些原則,這次不守住,就會出現第二第三第四次。畢竟,差不多先生太容易當了!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