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被尊重就應該尊重人

不久之前,香港興起了一遍有關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稱之為「支那」一詞,一種相類似「政治正確」的討論。

首先看反對這樣稱呼的人,不外乎說這是侮辱性的,或者說這是「大日本帝國」用過,而他們屠殺與破壞的行為,用這詞語會惹人不快的記憶與印象。無論如何,他的理由都在於不應該令介意這稱呼的人,感到不高興。

而認為可以接受這稱呼的人,他們提出的理據,則會列舉出這個詞語是中性的音譯,「支那」這個詞語自古已經在古籍存在,而在20世紀或之前,包括孫中山在內的革命先烈,都曾用過「支那」一詞去稱呼中國大陸;即使有介意這個稱呼的人會因此感到不高興,但是不代表應該完全禁制這個詞語。

是否要尊重被稱呼者的意見?

如果真的要談是否該用這稱呼,其實我們把問題抽離一點看:重點應該在於,我們對於一群人及其故鄉的稱呼,是否要尊重被稱呼者自己的意見,而使用他們希望和覺得舒服的稱呼?

當然,我們首先理解的是,說的人本來就有侮辱對方的用意。如果目標就是為了惹對方生氣,而對方真的生氣了,那可以說是成功的嘗試。就像學校裏的學生,說別人的花名能令人生氣,就更會說下去,因為這本來就是目的。不過我們先撇除開這點,而是如果當事人真的沒有侮辱的用意,這個詞語是否應用?

你這樣看的話,會發覺這件事的重點,並不在於「支那」這個詞語有多少政治或歷史上的意義,而在於被稱呼的人,是否因為一個稱呼而感到不被尊重或者被侮辱。我們並沒有惡意時,是否應該注意不要用令對方不快的稱呼去稱呼任何人?

這其實也不僅是「支那」,如果大家記憶中還有1980年代的奧運,叫作「漢城奧運」,這個「漢城」就是現在的首爾,因為當地人希望被稱之為首爾。至於北京,以前我們的英語譯音是「Peking」,現在也改叫「Beijing」,同樣也是尊重當地人的。

所以這是一把統一的呎,規則是,當地人希望被稱為什麼,就應該被怎樣叫。如果你同意這個想法,你不會叫首爾為「漢城」、不會叫中華人民共和國作「支那」;但同樣地,我們也應該想想,台灣人是否喜歡被稱為「中華台北」、香港人是否喜歡被稱為「中國香港」呢?去到這點,我想很多人就會很尷尬了:他們既不想自己被稱之為什麼,但是又很堅持想要迫使別人接受對方不喜歡的稱呼。去到這點,我只會叫大家想清楚一點,如果標準不一,也會失去這樣要求的道德立場。

做了選擇 要貫徹標準

我也不認為一定要尊重人,如果大家堅持覺得,我喜歡怎樣稱呼人就怎樣稱呼人,即使那會令對方不高興,那我也覺得這只是選擇;只是在做了這選擇,同樣地要貫徹標準,就是要接受別人也會用不尊重你的稱呼來叫你。若有個北京人堅持要叫韓國首都做「漢城」,被韓國人反叫北京做「Peking」,大家一起不快,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結果。

互相不尊重別人對自己的稱呼,徒然增加溝通難度和偏見,也許沒什麼好處。當然,我也不會叫別人任何時候都不說那些詞語,畢竟遇着別人堅持要侮辱你,你侮辱回他,也可算是公平合理的事情。我相信這個原則能令大家都舒服的,建議考慮一下。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