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隨心:不希望聽到有人話要移民

為了確保一地兩檢的合法性,高官把方案比擬為業主租地方給租客,然後租客翻租一部分給業主。有人質疑翻租等同租客放棄那部分地方的管有權,高官又辯說業權仍屬香港,香港只是把地方租賃出去。一時是租客,一時是業主,到底香港的身分是租客還是業主,聽得人糊裏糊塗。若將來再有需要,是否可以把整個香港版圖翻租給中央?

資深大狀心知這是壞先例,但身在曹營也無法反對,唯有提出加入「下不為例」的字眼敷衍港人。很欣賞前律政司長的坦白,明言香港所有土地都屬於中央,身為地方政府沒有可能限制中央政府對其管控的權力,因此加入「下不為例」條文絕無可能。當年金句「刀鋒早已在各人頭上」已誠實說出中央對港的權力不是法律可以限制的。

高官精英出身,自己的決定當然是最好的,但市民仍有諸多問題,還說要搞什麽公衆諮詢,沒完沒了。心煩氣躁,唯我獨尊的心態不受控地浮現,說如果市民仍擔心,就不要乘搭高鐵,可以搭飛機、直通車等其他交通工具。這正是很多建制權貴面對市民大衆批評的回應,如果不滿意政府的管治,可以移民離開香港。看到他們笑笑口說這話的時候,真是難聽過粗口。落選特首候選人能鼓動人心,可能就是因為一句話:「自己參選是為了不希望聽到有人話要移民。」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