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大學生的剖白:回應林鄭司長

日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蛾到訪西貢區議會推銷政改前,林鄭司長與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一起到坑口港鐵站派發政改宣傳單張,宣傳2017政改諮詢,其間都有市民大叫「我要真普選」,也有市民支持通過政改。記得筆者昨天經過坑口港鐵站,就看見林鄭正在派發宣傳單張,筆者異話不說,就衝上前與林鄭展開三分多鐘的對話。對於林鄭在這段對話的回應,筆者當然不接受她解釋!

機會來臨 把握時機

當這一幕曝光後,很多朋友都過來問筆者,「點解你咁勇?」、「嘩!你好勇!欣賞你!」。無論如何,筆者只是記得,要把握每一個機會,發表自己的意見。筆者沒有政黨、沒有組織背景、只是一個平凡的大學生,只是一個普通的市民。筆者要讓司長知道普通市民對政改有甚麼意見,更重要的是讓當政者知道「落區」要真心真意,並非一場政治秀(show)(筆者執筆之時,看了一則新聞指林鄭在觀塘「洗酒樓」前,親建制組織提早訂枱,使酒樓內的「顧客」也是親政府人士,造就「市民都是支持政改方案」的假像,但卻被同時在酒樓的民主黨胡志偉議員撞破)。筆者也想政府明白,實際上並非只有學生組織、泛民政黨、本土團體會反對政改,現實也不是他們口中「七成市民贊同落實2017普選行政長官」。

英國住過,那又如何?

日前,筆者連番質疑提名委員會的認受性,指出現在普羅市民現時根本沒有機會參與提委會選舉,林鄭反指「我都在英國住過,英國都無選民可以提名首相,對不對?都是由政黨政治來產生,由黨魁成為首相」,筆者務必要指出,林鄭講得好!英國首相確實不是由選民選出,不過,並非有如香港的行政長官般沒有民意授權。在英國的選舉制度中,國會分為上議院和下議院,簡單來說上議院代表的是權貴,議員並不能成為首相;下議院則是代表平民,首相是由下議院內的多數黨的領袖出任,而多數黨之所以能夠坐擁多個議席,是由每一個英國人選出。每當有新的法案出現,就要通過下議院和上議院才能予以實施。論及下議院,其選舉機制也包含「公民提名」,候選人只需要取得所屬選區中10個選民的簽名就可以參加選舉,並非有如香港特首選舉般,只有某部分人士才有提名權。若然林鄭自誇曾在英國居住過,那又如何?難道她能夠把英國的選舉制度或者選舉的元素搬進香港嗎?

特權階級 誰說沒有?

對於筆者指斥提委會是「特權階級」,林鄭聲言沒有「特權階級」,提名委員會是一個具有廣泛代表性的群體,更甚者,在對話的末段竟然有市民和應。筆者認為,林鄭只是為解釋而解釋,根本沒有釋除公眾疑慮的決心,更沒有推動政改的心志,只是抱著「打好呢份工」,完成中央交托給她的政治任務必算了;至於那名和應的市民,筆者不知道她是對於香港選舉情況不知情,還是她本身就是「特權階級」的一份子。筆者作為一個平平無奇的大學生,關心的是,香港的未來到底會如何。根據政府選民登記網站,香港的合資格選民約有350萬人,其中只有23萬人能夠參與選委會選舉(這23萬人主宰了1200人的選委會組成,這個數字可用作提委會組成的參考),23萬人大約就是全港合資格選民的6%。再把這個數字比對全港約700萬人口,就只有3%,而提委會委員更只佔全香港市民的0.0001%,這極少數人就主宰著香港所有人的領導者 – 行政長官。試問,這樣的比例如何能夠體現廣泛代表性?

你願意放棄特權嗎?

最後,筆者只有一個核心的問題想挑戰香港人,特別是那0.0001%或是3%的人。你願意放棄一點點特權嗎?容讓香港有一個更加公平、公正的選舉,讓香港市民不單單能夠享受「一人一票」,更是享受整個選舉過程!坦言,若然你不願意放棄,今天說甚麼「公民提名」、「普選提委會」、「民主程序」也是枉然。至於普羅大眾,可能你沒有特權,但敢於挑戰你,你願不願意踏出安舒區,多點了解眾多社會問題的情況,多關心身邊所發生的事情,少點自私自利?否則,香港人永遠不能擺脫現況,到時就要引用TVB劇集的一句對白「This city is dying」。

作者是香港樹仁大學社會學系三年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