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園,要選間透明的

幼稚園,要選間透明的

(圖:日本神奈川工科大學建築之一,出自建築師石上純也手筆,以鋼柱及玻璃建成,夠晒透明。Photo by Flickr user naoyafuhii https://flic.kr/p/4EStCr

踏入十一月,幼稚園面試正如火如荼。去年這個時候,山地媽為孩子選校面試奔波。回想自己的選校標準,除了環境設施、師資課程等,還要考慮學校夠不夠透明。不是說校舍安裝了多少玻璃門窗可以讓家長可隔窗觀課,而是校務及資訊的透明度:校方有沒有讓家長知情、令家長安心?

上回說到小女讀的幼稚園民主到讓家長投票選旅行地點,另一個無得彈的德政是資訊流通。小孩在幼稚園偶有跌倒撞傷,老師非常盡責,會在接放學時或致電通知,何時、哪裡、如何受傷,傷勢如何 (如包紮後看不到傷口的話),都盡量講清楚。

小孩子口齒不清,不是忘了告訴家長受了傷,就是說不清如何受傷。例如有次孩子跌倒時咬傷了舌頭側邊,如果老師沒有告知,我也未必會察覺。

除此以外,每逢校內有發現傳染病個案如手足口病、水痘、肝炎等,校方馬上呈報衛生署,並向全體家長發通告,寫明病童患甚麼病、讀哪一班,並提醒家長該症的病徵和預防方法。

幼稚園生年紀小,抵抗力弱,體弱者抵抗力更差。家中有體弱小孩的話,這些資訊就十分重要。有了這些資訊,家長可以就子女是否與病童同班、子女是否已注射該病症的預防針、該病症傳染風險高低等等因素,衡量要不要繼續送子女上學,並加倍留意子女是否有病徵,有助及早求醫。

原以為上述通知家長的措施是基本動作,但跟其他家長了解過後,原來每間學校的透明度都不同。有些幼稚園不會向家長通報有學生患傳染病,或者只通報同班同學患病,或者等患病學生達到一定數目才會通報。

根據衛生署《學校 / 幼稚園 / 幼稚園暨幼兒中心 / 幼兒中心預防傳染病指引》,「法定須呈報的傳染病」有四十七種,包括天花、退伍軍人症、登革熱等,但不包括手足口病及紅眼症。的確,衛生署只規定醫生必需向衛生署呈報已證實的「法定須呈報的傳染病」個案,至於學校和幼稚園,衛生署只是「鼓勵」校方向署方呈報。

校方要到甚麼時候才需要通知家長?根據同一份衛生署指引,「通知所有家長」是在「發生疑似或證實傳染病爆發」才必須做的事 (頁21)。出現好幾個個案才叫做爆發,是故上述表示「等患病學生達到一定數目才會通報」的學校,並沒有「做錯」。

小女讀的幼稚園是走多了很多步,即使是單一個案、即使是非法定須呈報的病症,都一律向衛生署和全體家長通報,為的就是令家長安心,真是要直豎拇指 LIKE 一下。

幼稚園透明度是高是低,家長很難在子女入讀前得知,唯有多向街坊打聽。遇上黑箱作業的學校,家長要多問多爭取知情權之餘,另一個得到資訊的途徑就是 WhatsApp group 之類家長自發組織的交流平台。家長自律自發的話,有時孩子未送到學校就已經收到短訊:「我個仔/女患手足口/感冒/腸胃炎,今天不上學了」,快過學校發通告。

雖然偶有談到時政時會被 group 中的藍絲、保皇黨激到跳起,不過嬲豬之餘,千萬不要因一時之氣 quit group,最多 mute 掉令耳根清淨。留得 chat group 在,哪怕無風收,在校方通報不力的情況下,「爸媽吹水 group」就成為重要資訊來源。

【山地媽 facebook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