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氣不足 霸氣盡失

曾偉雄退休前公開承諾:「不從政、不從商」「年薪一元為慈善機構服務」。一年未過,已經徹底失憶。

如果曾偉雄覺得不應浪費才華,即使退休,仍可發揮餘熱,繼續搵錢,甚至搵大錢,實在無可厚非。只要坦白承認:覺今是而昨非,改變了主意,給一個比較像樣的說法,勉強交代過去。但以曾偉雄「我冇做錯到」的性格,怎麼不會「死雞撐飯蓋」到底?

曾前處長日前接受建制媒體訪問,把他退休前的承諾作了一個非常有創意的演繹,他說:「我非從政、非從商,只是申請做管理顧問。我講過嘅我認數,呢刻一樣。」

如果為商業機構做管理顧問,就等於並非從商。那麼,怎樣才算從商呢?噢,我明白了,在街邊賣鹹脆花生,或魚蛋豬皮,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做買賣,才能算是從商,對嗎?在商業機構無論收多少工資,都只是打工,不是老闆,當然不算從商。這是否就是曾前處長的創意邏輯?

那麼,本來說好收一蚊雞做慈善機構,現在變成年薪100萬,又如何解釋呢?不難。看看這麼拆解通不通:管理顧問不算從商,但也不是慈善組織,斷不應收一蚊吧?以我做警務處長的經驗、歷練和才華,連太子女都讚我叻仔,老實說,100萬已經便宜了蔣震老闆。實在有點語無倫次。如果仲係拆唔掂,索性打橫嚟:一蚊雞等於100萬,我鄉下興咁講!

上有好者,下有甚焉,語言偽術這門絕技,在梁特首治下這幾年,不少官員都頗有成績,有些更練得爐火純青,其中曾前處長更是其中的表表者。

但問題是,可能離開崗位已有一段日子,以前做處長,有幾十人服侍,為他度傳媒回應口徑(Line to take),今天卻變成孤家寡人,如何回應坊間的議論,沒有人可以代勞,只能親身赤膊上陣。

接受建制友好傳媒訪問,記者應不會咄咄逼人,也不會畀蕉皮曾前處長踩吧。對這麼簡單的問題,為何仍是答得如此閃縮虛怯,如此邏輯混亂,理由很簡單,底氣不足,當然就會霸氣盡失。

有人在網上發起聯署,要求公務員事務局拒絕批准曾偉雄為商界打工的申請。我認為很不容易,前處長為政府賣命,冇功都有勞,梁特豈會阻人發達!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5月12日)